最新活动
      报纸新闻
      报展快讯
      报纸之窗
      报友推介
      报友情怀
      集报文摘
      生日报纸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站新闻 > 报纸新闻
特区澳门:诞生中国的第一份外报《蜜蜂华报》
添加时间:2009-12-20   浏览次数:2135   来源:转摘   作者:敬言

    2009年12月20日,是澳门回归祖国10周年。就是在今天的新闻里,我看到了诞生中国的第一份外报——《蜜蜂华报》的地方竟然是澳门。于是,搜索出了新华网刊发的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程曼丽在1997年3月18日的论文,供大家欣赏:

  对于中国近代报刊史的研究者来说,《蜜蜂华报》( Abelha da China)是一份极为特殊的报纸。其特殊性就在于,首先,它是中国境内出版的第一份近代报刊,开中国近代报业之先河;其次,它是洋人在中国领土上创办的第一份外报,读者对象是留居中国的外国人;第三,它不是以应用范围较广的英文、法文、德文……,而是用葡萄牙文出版、发行的。因着第一个特殊性,中国报刊史的研究无法跨越它,也不应当跨越它;因着第二,尤其是第三个特殊性,人们又知难而退地不得不跨越它,从而使这方面的研究始终未能深入。

  那么,这份开风气之先的非中非西、亦中亦西的报纸到底是怎样的面目,在世界新闻史的坐标系上处于什么位置,其作用如何,又有什么特点呢?这就是本文所要寻求的答案。

一、《蜜蜂华报》为葡文周报,1822年9月12日由葡萄牙立宪党人在澳门创办。其时,远航东来的葡萄牙人抵澳留居已达两个半世纪之久。

  葡萄牙人是通过地理大发现开辟的海路最早来到中国的欧洲人。还是在16世纪初期,葡萄牙商船便抵达珠江口一带,试图与中国建立贸易关系。中葡初期的接触曾因巨大的文化差异而一度陷入僵局,但葡萄牙人最终为广东地方官员所容,半个世纪后获允在澳门居留,从事贸易活动。

  作为葡国首都里斯本的一个选区,澳门时刻受到国内政局的影响。1821年(即《蜜蜂华报》创刊的前一年),在席卷欧美大陆的资产阶级革命的推动下,发动较迟的葡萄牙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进入高潮。由公民选举产生的葡萄牙议会制订了宪法,下达了取消一切残余的封建特权的命令。不久,葡萄牙海外最大的殖民地巴西宣布"不自由,毋宁死",摆脱了宗祖国的奴役。远在中国的澳门很快便受到这场风波的影响。

  在澳门,来自本土的葡萄牙贵族历来享有政治、经济特权,澳门土生葡人不仅在经济上受到他们的剥削,政治上也备受歧视。18世纪初期,议事会(澳门实行自治的主要权力机构)曾一度禁止有中国血统的土生葡人戴假发、用阳伞,后经他们的抗争,此禁令才被取消。1774年,葡萄牙国王虽宣布土生葡人可以担任市议员,但这不过是一纸空文,市政官员的职位仍为本土贵族所盘踞。这些贵族官员大都贪污成性,声名狼籍,遭到市民的憎恨。同时,由葡印总督任命的澳门总督也往往因政绩不佳而大失民心。

  由于这种种原因,加之国内革命运动的影响,在澳葡人便分成了相互对立的两派--立宪派与保守派。立宪派以澳门土生葡萄牙人为主体,首领之一是少校巴波沙(Paulinu da Silva Barbosa);保守派大都是来自本土的贵族官员,其首领是身兼市政议员、司库官等要职的阿利加(Miguel da Arriaga B.da Silveira)。如同欧洲大陆一样,当地的立宪派首先开展请愿活动。他们上书国王和议会,要求恢复原有的议事政体(1783年以后改为总督治诰),免除澳门对果阿、帝汶的财政补贴,允许土生葡人在当地文职机构及军队中任职。目的是要摆脱"宗祖国"的束缚和影响,使澳门实行完全意义上的自治(当然,澳门不是殖民地,葡萄牙也不是宗主国,但当时澳门居民的要求与殖民地人民反对宗主国奴役、剥削的要求是一致的)。迫于民众的压力,澳葡当局于1822年2月16日召集市民在市政厅举行忠于宪法的宣誓。同时他们又以没有接到国王和议会的指示为由,拒不进行民众要求的改革。立宪派与当局,特别是与保守派首领阿利加的矛盾因此而日趋激烈。

  1822年8月中旬,要求改革的市民发生骚动,澳葡当局无法控制局势,陷入瘫痪状态,阿利加被迫辞职。8月19日,市民举行新政府选举大会,立宪派与保守派再度发生冲突。卡瓦尔坎蒂(Cavalcanti)少校等保守派宣称,这个会议没有确定新政体的权力。与会群众被激怒,当即把这个保守分子从窗口扔到了街头。群情激愤之时,巴波沙登台演讲,指出人民希望建立的是与宪法完全相符的政体。在他的鼓动下,会议最后做出决定,恢复1783年以前的政体,赋予新选出的议事会以不受总督及地方长官控制的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1)

  正是在这场革命风暴中,诞生了澳门有史以来的第一份报纸--《蜜蜂华报》。该报由巴波沙亲自创办(创办者还有阿美达(Jose de Almeida)医生),由阿马兰特(Antonio de S.Goncalo de Amarante)神父编辑,在官印局印刷,每逢周四出版。(2)报纸出至1823年12月26日,因保守派篡权、立宪政府被推翻而停刊。总共出了67期,时间为一年零三个月。

  从内容上看,《蜜蜂华报》是一份政治色彩十分浓重、党派性很强的报纸。它以大量篇幅宣传立宪党人的主张,并详尽刊登政情消息、会议记录、名人演说、议事会与市民的往来信函、王室的谕旨与报告等等。本地新闻有关于船舶到达、官吏任免、传教活动、天灾人祸等方面的消息与报道。国际新闻也较受关注,但时效性很差。读者对象主要是政界、商界人士以及中产阶级。

  从形式上看,《蜜蜂华报》虽仍为本册式装订,但是它与早期的新闻书相比,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区别。它的首页不再是封面图案及书名,而改为报纸的头版,上三分之一处为报名、出版日期及作为刊物宗旨的名言,下面直接刊登新闻。所载新闻大都冠以简短的标题,有的是地名,如"里斯本"、"澳门"、"伦敦"等,表示消息的来源地;有的则注明"公文"、"会议记录"、"读者来信"等,以表示内容的不同类别。而这些均与现代报刊十分接近。

  那么,就世界新闻史的发展过程而言,《蜜蜂华报》处于哪一个阶段呢?

  19世纪初期,欧美大陆的资产阶级革命基本完成,英国、法国、美国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继进入党派统治时期(当时的英国有两大敌对政党:托利党与辉格党,法国有保皇派与自由派,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则出现了联邦派与反联邦派),为了巩固自己的阵地,不同党派纷纷利用并控制报纸,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而当时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还没有为报纸的商业化提供充分的条件,因此,革命后直至19世纪中叶,这些国家报业的主体是政党报纸。其特征是,经济上依靠政党资助,政治上有明显的党派倾向,内容侧重于政治新闻和言论,读者对象主要是政界和资产阶级。19世纪中叶以后,随着廉价报纸的兴起,才出现了政党报刊和非政党报刊并存发展的局面(其后才是以普通读者为对象的大众化报纸时期)。也就是说,1822年前后的欧美报刊正处于政党报纸时期,距第一批著名的廉价报纸的出现还差11年。因此可以认定,远离欧美大陆、远离葡萄牙本土出版的《蜜蜂华报》是一份政党报纸,它有着政党报纸所具有的全部特征。

二、1822年的中国正值清道光年间(道光二年),距鸦片战争爆发还有近20年。当时的中国社会是皇权高度集中的社会,各种戒律甚为严格。与此相应,那时中国报纸的主体只能是封建官报。与宋、明两代相同,这种官报通常称邸报(有时也被习惯性地称为邸抄、邸钞、阁抄、科抄、京抄、朝报或京报),内容分宫门钞、上谕、臣僚章奏三部分。宫门钞部分主要报道皇帝起居、大臣陛见陛辞以及礼宾祭祀等朝廷动态消息;上谕部分照发皇帝谕旨,包括任免、申斥、褒奖、赏赐等方面内容臣僚章奏部分选刊折件原文,或只登目录,供阅读者参考。(3)通过比照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邸报与宋、明两朝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随着发行量的扩大,手抄部分的比重逐渐缩小、印刷部分的比重逐渐增加而已。

  乾隆中期以后,北京就出现了民间报房编印的报纸(称京报),至道光年间,这类报纸仍在发行。民间报房所出的报纸一般没有报头,没有封面,用白色连史纸印刷,每天一期,每期一册,每册4--10页不等,版心部分印有"题奏事件"四个字,第一页和最后一页的空白处印有报房的堂名。(4)尽管这类报纸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不带任何官方色彩的"私家报纸",但其内容与封建官报没有太大的区别,基本上是官报的翻版。也就是说,它并未脱出早期报纸的窠臼。

  清代中叶以后,中国的一些沿海城市出现了随时出版的单页小报。这类小报没有报名,没有标题,没有固定的刊期,内容往往是当地突发性的重大新闻,一事一报,公开发售,为读者提供最新信息。这种小报虽然突破了旧有官报的模式以及京报、辕门抄一类报纸垄断报业的格局,"成为中国人自己办的近代化报纸的先声",(5)但从根本上说,它还不能算是近代意义上的报纸,因为那时还不具备近代报刊出版的条件。

  总而言之,在中国当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条件下,只能出现邸报这样的封建官报,而不可能出现《蜜蜂华报》那样的政党报纸。因此可以说,就历史进步性而言,中国的任何一份报纸都不能与《蜜蜂华报》相比。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清朝是报禁苛繁的一个朝代,清廷对新闻出版活动的控制历来十分严格。拿官报来说,谕旨和臣僚章奏哪些应抄发,哪些不应抄发,往往由皇帝作最后的决定。对小报亦如此。如康熙五十三年公布的"各省提塘除传递公文本章并奉旨科抄事外,其余一应小抄,概行禁止";雍正六年公布的"未经御览批发之本章,一概严禁,不许刊刻传播";乾隆十一年公布的"直隶、江南、浙江等省在京提塘,将不发之事件,钞寄该督抚等,似此行私报密,甚为浅陋,传谕申饬"(6)等,都是为了限制小报的刊布与发行,以加强对官报出版工作的控制,避免不利于最高统治者的信息得到传播。乾隆以后这方面的限制虽相对宽松一些,但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由此可见,清政府对官报以外的任何报纸都是严加防范的,对洋报当然也不例外。第一个来到中国的基督教传教士马礼逊原打算在广东办报,终因朝廷禁令难违,而将《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办在了马六甲。之后的《特选撮要每月纪传》、《天下新闻》以及一些英文报刊也都是在东南亚一带创办的。只是到了鸦片战争以后,马礼逊们才以征服者的姿态在中国抢滩登陆。

  清廷报禁如此之严,同为洋人所办的《蜜蜂华报》为何可以"逍遥"于世,从未受到过朝廷的过问与责罚?须知当时澳门乃"天朝境地",为清廷政令所及(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才失去对澳门局势的控制)。

  现有的资料中尚未发现这方面的记载。姑且可以作这样的推测:

  首先,清政府对澳门的管辖虽然一向很严,但一些地方官员却始终没有将葡人与华人等而视之。他们认为,"外夷内附","不必与编氓一例约束,失之苛繁"。(7)所以,清政府只是将在澳的中国商民编立保甲,而没有像明代那样,将澳门的房屋编列门籍,在葡萄牙人中"议立保甲",并要他们交纳"丁银"。可见,与明代相比,清代的管理是比较宽缓的。加之在澳葡人后来受到《澳夷善后事宜条例》的约束,一度较为谨慎,尽量不与中国政府发生冲突,被视为"奉法唯谨",未予严防。

  对1822年澳门发生的事变,两广总督阮元等"知之不详",只是听说"大西洋夷人""因番差、兵头亏缺库项,径将番差等驱逐,自立番差、兵头"。他们认为,外夷之事,"应该国自为办理",(8)况且此时"澳中民夷贸易如常,情形极为安贴",(9)因而没有进行任何干预。可见,当时的两广总督对澳门及其事件皆因"无大碍"而十分放心。总督"隐匿不报",皇帝自然也就无从知晓。

  其次,《蜜蜂华报》是一份新型报纸,其状与中国当时的邸报、京报、小报等区别很大,况且是用葡萄牙文出版,阮元派去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即使见到它,也未必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就算知道,按照总督大人处理澳门事宜的一贯原则,他也未必干预。

  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测。

三、以上我们循着东西方报业发展的两条主线,作了一个短程的历史漫游,找到了《蜜蜂华报》在这两条线上的交叉点,从而确定了它在中西报业发展史上的位置。那么,这份报纸有什么特点,它的历史作用如何呢?

  《蜜蜂华报》的特点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享有较多的言论自由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澳门实行的是双重管辖。一方面,它是大清帝国的租借地,每年须交纳500两地租银,属广东省香山县管辖;同时,葡萄牙皇室对澳门实行总督制诰,通过本土派往澳门的总督,对它实行管理。如前所述,清朝地方政府对澳门葡人历来采取较为宽容的态度,只要其言行不足以危及大清帝国的利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宽维系以顺其情"。葡国亦如此。既然澳门远在中国,主权又掌握在清政府手中,过多的干预也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双管"实际上变成了"双不管"。这就使澳门能够长期处在一种自由、宽松的政治环境中。《蜜蜂华报》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份享有较多的新闻自由的报纸。它无所顾忌地宣传自由派的主张,同时一如自己的名称--蜜蜂那样痛蜇保守派,使其手足无措、狼狈不堪。该报言论的大胆、公开程度,从其政论文章中便可略见一斑:"……不可否认,有些人并不喜欢这座城市和正在进行的有益改革。澳门人啊!这是多么可耻。……是你们接受了祖国的召唤,在宪法的基础上选出了政府。……可你们却背弃了自己的诺言,再次寻求不和和专制!不要再幻想了,不要再玷污祖国这个词了,做一个真正的葡国人。看透那些伪善的爱国者吧!他们口头上对你们说爱国,可心里却在欺骗你们!……"(10)

  第二,缺乏新闻性

  《蜜蜂华报》虽然是一份地地道道的"新闻纸",与当时欧美大陆各国的报刊差别不大,但它所刊载的消息却并非新闻,而是旧闻,时间上带有相当的滞后性。比如,它所发布的关于里斯本的消息大多是8--10个月以前的,来自果阿的消息也是如此。国际新闻(伦敦消息、巴黎消息等)的时间也很长,其中一份来自巴黎的消息竟是两个月以前的。本地消息的报道虽稍快一些,但也缺乏时效性。这种情况是由几方面的原因造成的:首先,《蜜蜂华报》是周报,刊期比较长;其次,这份报纸是办给在澳葡人看的,消息来源的很大一部分依赖本土;第三,当时的交通、通讯条件尚不完备,各方面的消息主要靠船载和私人信件发送,而这个过程是相当长的。

  第三,内容混杂、观点不一

  《蜜蜂华报》是立宪派的舆论工具,同时也是当地唯一的一份有影响的报纸。因此,各种政治力量都想利用它、控制它,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而报纸几乎有事必报,有文必发(无论是自由派的还是保守派的),结果造成各种意见、观点相互抵捂、对立,言论上左右摇摆,前后不一。比如,该报在头两期热情鼓动民众"热爱这个政府吧,这样你们就可以安静地享受宪法带来的美好未来";(11)接下来的几期却频繁地刊登一些信件,称现政府的组成不符合宪法精神,并对现政府表示"强烈的不满",要求重新选举政府。再如,报纸的前几期称阿利加为"市政要员"、"先生",说一些公民对他的指控"十分空洞";后面却直呼他为"野心家",说他"曾经专制地统治过澳门人"。(12)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以至使人不能不常生疑窦:是不是报纸主编换人了?

  第四,商业信息少

  从18世纪到19世纪初期,欧美大陆主要国家的报刊虽然大都具有党派背景,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商业信息逐渐受到重视。报纸除刊登政治性内容外,还登载商品消息、商业广告、物价行情以及与商业有关的诉讼案件(当时还出现了依靠广告和发行收入自立的报纸,如英国的《泰晤士报》)。特别是工业革命以后,社会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区间、国际间的交流不断扩大,世界市场逐步形成。与此相适应,报纸上的商业信息、商品广告也越来越多。《蜜蜂华报》则不同,它不刊登商业广告,除船期、拍卖行市等简讯外,商品信息也很少。这大概与当时葡萄牙经济的全面衰退,尤其与澳门这个国际商阜地位的下降、贸易的屡遭挫折有关。

  第五,较少报道中国消息

  《蜜蜂华报》虽然在中国境内出版,却很少报道中国消息。这是令研究者始料不及的。这至少说明两点:第一,办报人对中国了解、关注得少,与中国人接触、交流得少。或许他们不懂汉语,或许他们缺少这样的机会。由此可见,当时的在澳葡人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社会里,在岛上几乎处于隔绝状态。第二,办报人的兴趣中心不在中国,而在澳门葡人间,在本土葡萄牙。只要中国人允许他们留居,他们就会放下心来做自己的事情,不再过多地留意中国。这也说明,在澳葡人与中国的关系较为松散,与本土的联系较为密切,而《蜜蜂华报》实际上是本土报纸在远东的衍生。

  尽管《蜜蜂华报》只存在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尽管它有着这样那样的历史局限性,然而它对中国近代报业发展的影响却是不可小觑的。有了《蜜蜂华报》,才有后来《澳门钞报》等葡文报刊的出版,才有《广州记录报》、《中国丛报》、《广州周报》等英文报刊的出版,也才有《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等一系列华文报刊的出版。因此可以说,《蜜蜂华报》具有带动效应,是近代报刊传入中国的重要的一环。正如吴志良先生在《东西交汇看澳门》一书中指出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蜜蜂华报》催生了中国的近代报刊,加速了中国近代化的进程。(13)

  注释
  (1)费成康:《澳门四百年》,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40页。
  (2)参见吴志良:《东西交汇看澳门》,澳门基金会1996年版,第93页。
  (3)参见方汉奇、张之华主编:《中国新闻事业简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33页。
  (4)同上,第37页。
  (5)同上,第41页。
  (6)同上,第36页。
  (7)费成康:《澳门四百年》,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71页。
  (8)同上,第241页。
  (9)同上,第245页。
  (10)《A Abelha da China》,No.II
  (11)《A Abelha da China》,No.I
  (12)《A Abelha da China》,Ho.XLIV
  (13)吴志良:《东西交汇看澳门》,澳门基金会1996年版,第97页。

附:《蜜蜂华报》介绍

  《蜜蜂华报》(Abelha da China),是一致被学者评定为中国境内出版的第一份近代报纸,中国第一份由外国人创办的报纸和澳门第一份报纸。《蜜蜂华报》以周刊形式出版,葡文刊载,创刊于1822年9月12日(清朝道光二年),于1823年12月26日停刊,共出版了67期。


  背景


  澳门作为中国最早开放予外国人的门户,是昔日国际贸易的商港,澳门内的文化事业发展比较早,已造就了出版报纸的必要条件。而当时的葡萄牙国与澳门的政治形势,更直接促使了《蜜蜂华报》的出版。1822年8月19日,葡萄牙立宪派的土生葡人领袖巴波沙被选举为澳门议事会主席,并驱逐葡萄牙保守派大法官亚利鸦架与澳门总督欧布基出境。巴波沙与医生阿美达(Jose da Almeida Carvalho e Silva)著手创办《蜜蜂华报》,以狂螫当时辖区内的葡萄牙保守派。


  出版


  1822年,取得政权的巴波沙与医生阿美达著手创办《蜜蜂华报》,以社论、读者来函形式攻击辖区内的葡萄牙保守派。而与此同时,《蜜蜂华报》作为澳门议事会的政府公报。
  至于《蜜蜂华报》的编辑人员,由天主教多明我会会士编辑,阿马兰特(Antonio de S. Goncalo de Amarante)神父为主编。《蜜蜂华报》逢周四出版,由澳门官印局负责印刷,铅印。
  其内容除了狂螫当时辖区内的葡萄牙保守派外,还报导澳门与葡萄牙的政治变化、澳门议事会的信件、清政府对政治变化的反应、转载国际新闻和港口的船期班次等。该报的印量少,主要对象为居留在澳门的葡籍人士。


  停刊


  在1823年9月23日,葡萄牙保守派突然潜入议事亭前地夺回政权,将巴波沙逮捕。保守派亚利鸦架宣布《蜜蜂华报》为内容恶毒,并当众烧毁此葡萄牙立宪派的象征——《蜜蜂华报》(1823年8月28日刊)。但当时的《蜜蜂华报》仍能以政府公报幸存数月,直至葡萄牙保守派于1824年1月发行《澳门钞报》取缔《蜜蜂华报》为止。


  影响


  由于《蜜蜂华报》印量少,而且主要对象只限于居留在澳门的澳门葡籍人士,其影响主要是当日的澳门葡籍人士社区;对当日的中国人来说,可说是没有影响力的。当时肯定的是《蜜蜂华报》的面世年份日期,是澳门报业的开端。
  但此报却是当代中国首次有向国外发行的报纸,定期向国外传播关于中国的消息。所以,《蜜蜂华报》对中国的报业史具有特殊的意义。另外,在研究中国近代史、澳门政治的变迁、澳门主权问题、中外文化的传播和交流等范畴上,《蜜蜂华报》都是极具参考价值的历史文献。而正因为其印量少,留存于后世亦不多,以往学者研究相当困难。不过到近代,澳门的学者发现《蜜蜂华报》原来一直收藏在澳门市政厅的图书馆和葡萄牙的古籍图书馆内。经过澳门大学和澳门基金会的努力,《蜜蜂华报》的原件照相翻印为精装合订本于1994年出版。

相关搜索
 ·特区澳门:《澳门日报》2009年7月26日编发崔世安号外(附图)
 ·特区澳门:《濠江日报》正式创刊
 ·特区澳门:第九家中文日报《濠江日报》2008年3月28日创刊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