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最新活动
      报纸新闻
      报展快讯
      报纸之窗
      报友推介
      报友情怀
      集报文摘
      生日报纸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站新闻 > 报友情怀
安徽报友:冯艺做客人民网谈报纸收藏
添加时间:2009-09-06   浏览次数:4767   来源:转摘   作者:敬言

 

收藏报刊传承历史 冯艺:“小刊”主人激励“80后” 


9月4日,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冯艺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人民网记者 燕帅 摄

  人民网北京2009年9月4日电 近日,由人民网传媒频道发起的《寻找50年前“小刊”主人 闪烁半世纪不老记忆》活动取得了新的进展,创办于1959年的刊物《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和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冯艺共同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畅谈当年创办小刊的青涩回忆。

  50出头的冯艺,收藏史却已近30年。“我收藏报刊有一个宗旨,就是传承文化、传承历史”谈起刊物《体育爱好者》,冯艺说,“当年的这种环境、当年的这种条件、当年人的这种精神状态,都可以激励后人,都可以激励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缺少的正是这个东西。”

  对于将很多钱用在收藏老报刊上面,冯艺有自己的解释,一是因为喜欢,它和小时候的爱好也是合拍。当时条件非常差。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办这个,我是被感动了。 第二个原因,我收藏报刊有一个宗旨,就是传承文化、传承历史,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们给后代留下什么东西,我们的前辈给我们留下什么东西,我们年轻的时候接受的教育,比如红军长征、雷锋、焦裕禄,这些是前一辈传给我们的,我们传给后代什么东西,我一直考虑这个问题。

  老报纸背后蕴藏了很多故事,冯艺说,当年的这种环境、当年的这种条件、当年人的这种精神状态,都可以激励后人,他们缺少的正是这个东西。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能让“80后”、“90后”的人都知道,这个意义是最大的。

50年前小刊主创重相逢 闪烁半世纪不老记忆


 


2009年09月04日10:03  来源:人民网-人民宽频


 
  由人民网传媒频道发起的《寻找50年前“小刊”主人 闪烁半世纪不老记忆》活动有了新的进展。人民网传媒频道编辑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成功找到了创办于1959年的刊物《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赵廷梁、聂崇正、王大绩、王焕钢。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主创人员已近古稀之年,他们有过什么样的故事?现在又在做什么呢?当他们接到由报纸收藏爱好者归还的创办于50年前的《体育爱好者》,将会是怎样的一幕?09年9月4日13:00-14:30,《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赵廷梁、聂崇正、王大绩以及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冯艺将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
 
  【嘉宾简介】:
 
《体育爱好者》主创 聂崇正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享有政府特殊津贴
《体育爱好者》主创 王大绩 北京市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北京市中学语文学会常务理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 冯艺 冯艺今年52岁,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开始喜欢上了收藏。起初的收藏很杂,古钱币、票证,像章、书籍等非常多,真正收藏老报纸还是从1999年开始的,并且一发就不可收拾。
  本场访谈主持人:翟慧慧
  摄像:魏青成(实习) 董子龙(实习)  导播:赵铮
50年前小刊主创重相逢 半世纪不老记忆


[人民网传媒频道]:由人民网传媒频道发起的《寻找50年前“小刊”主人 闪烁半世纪不老记忆》活动有了新的进展。人民网传媒频道编辑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成功找到了创办于1959年的刊物《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赵廷梁、聂崇正、王大绩、王焕钢。  [17:07]

[人民网传媒频道]: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主创人员已近古稀之年,他们有过什么样的故事?现在又在做什么呢?当他们接到由报纸收藏爱好者归还的创办于50年前的《体育爱好者》,将会是怎样的一幕?09年9月4日13:00-14:30,《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赵廷梁、聂崇正、王大绩以及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冯艺将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敬请网友留言、互动。  [17:08]

[主持人翟慧慧]:“聚焦传媒领域,服务传媒人士”。各位网友下午好,这里是人民网传媒沙龙,欢迎您的收看。由人民网传媒频道发起的《寻找50年前“小刊”主人 闪烁半世纪不老记忆》的这样一个活动最近有了新的进展。人民网传媒频道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成功找到了创办于1959年的刊物《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聂崇正、王大绩以及赵廷梁老师。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主创人员从年龄上说已经将近古稀之年,但是他们身上仍然闪烁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最近忙着什么,几十年来他们又做了什么,今天我们成功邀请到了《体育爱好者》的主创人员,我右手边第一位是聂崇正老师。请您和人民网网友打个招呼。  [13:29]

[聂崇正]:大家好。  [13:33]

[主持人翟慧慧]:这位就是冯艺老师,是我们民间报纸收藏爱好者,是您牵了这根线,让我们今天聚到这里,和人民网网友认识一下。  [13:34]

[冯艺]:大家好。  [13:35]

[主持人翟慧慧]:我左手边这位老师是王大绩老师,大家可能特别熟悉了,是语文特级教师,在网上看见过您的节目,来和我们各位网友问候一下。  [13:35]

[王大绩]:大家好。  [13:35]

[主持人翟慧慧]:另外一位老师是赵廷梁老师。欢迎您和人民网网友见面。  [13:35]

[赵廷梁]:大家好,主持人好。  [13:36]

[主持人翟慧慧]:我们直播正在继续,欢迎网友进行留言,和我们进行互动。我们先从冯老师说起,您当时是怎么收集到了这本《体育爱好者》的呢?几位老师都很纳闷,这本册子怎么到了您的手中,而且还是原件?  [13:36]

[冯艺]:这是我一个偶尔的机会到北京来,在潘家园的地摊上淘到的,我主要是收集老报刊,按照道理来讲,收集报刊的人是不收藏这个的,因为这个没有刊号,属于私下做的东西,一般人不要,甚至是油印的,但是我恰恰相反,我注重油印的东西,因为油印的肯定少,量非常小,因为它刻在钢板上以后,印得数量很少,蜡纸印完以后就会坏掉。再一个这个东西特别有意义。特别是我看了上面这张画以后,这张画就是聂老师画的,我虽然比几位老师年轻一点,但是我也不小了,我也五十来岁了,一下子把我拉到了那个年代,我从小喜欢体育,在学校也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一下子特别感动。当时花了好几百块钱,把它买下来了。买下来以后,越翻越喜欢。  [13:37]

[冯艺]:我们也是有三个人在奥运之前出了一本“中国体育百年图志”,当时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也受到了体育界各方面的好评,国家图书馆都收藏了那本书。当时没有拿到这个东西,不然我一定也把它放在那本书里。  [13:38]

[主持人翟慧慧]:您大概什么时间收藏到的这本刊物?  [13:38]

[冯艺]:奥运之后。  [13:39]

[主持人翟慧慧 ]:如果提前发现的话,我们可以在奥运期间做一期特别节目。  [13:39]

[冯艺 ]:我就会把它放到书里去,当时我就想找几位老师了。  [13:40]

[主持人翟慧慧 ]:您拿过来给网友看一下。这儿好像还有章,就是聂老师的章。  [13:40]

[主持人翟慧慧 ]:聂老师现在看到这本书有什么感受?  [13:41]

[聂崇正 ]:很惭愧。  [13:41]

[主持人翟慧慧 ]:为什么惭愧?  [13:41]

[聂崇正 ]:这本来应该是我的收藏,不知道怎么流传到社会上去了,更喜欢这个东西的人收藏了。看来我当初不把这个当做一个什么特别重要的。也不是专业搞体育的,从事的职业也不一样,没有把这些东西看得像现在很多收藏家那样看得很重很重。现在收藏家把它作为很重要的东西收藏,我自己也感到很欣慰。  [13:42]

[主持人翟慧慧 ]:刚才没有特殊介绍聂老师,一直把您作为《体育爱好者》这本刊物的主创之一介绍的。各位网友看我们的预告已经知道了,聂老师现在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的委员,而且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我不知道您做这本刊物对您后来的事业有没有什么影响?  [13:43]

[聂崇正 ]:可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中学的时候喜欢蹦蹦跳跳,光是文字的觉得枯燥一些,希望里面有一些图像的东西,从报纸上翻看过来,把它作为油印的东西。这个事情当时我还能力所能及,能做到,所以我加盟了这个小团体。  [13:44]

[主持人翟慧慧]:为什么叫加盟?  [13:44]

[聂崇正]:他们几位当时都是一块的,我们是一伙的。  [13:45]

[主持人翟慧慧 ]:问一下王大绩老师和赵廷梁老师,当时你们在这本刊物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13:45]

[王大绩 ]:赵廷梁是一开始创意的吧。  [13:46]

[赵廷梁]:创意之一。  [13:46]

[王大绩]:还有王焕钢。  [13:46]

[聂崇正]:要是不写,我现在真是记不得了。  [13:47]

[王大绩]:王焕钢是北大化学系。  [13:47]

[主持人翟慧慧]:两位老师主要负责这本刊物的什么工作?  [13:47]

[王大绩]:那时候老聂的工作最多。  [13:48]

[聂崇正]:我看了一些字迹,也不全是我的字,也可能有赵廷梁的笔迹,也可能有王大绩的笔迹。  [13:51]

[王大绩]:我当时组稿比较多。  [13:55]

[主持人翟慧慧]:今天冯艺老师也专门把我们当年这本刊物做了三份山寨版,也是精心复制,通过我们的节目送给我们原来的主创人员。  [13:56]

[冯艺]:我做了四本,这本留给王焕钢老师。  [13:56]

[王大绩]:我们经常见王焕钢。  [13:57]

[主持人翟慧慧]:各位老师也可以打开重新看一下上面的字迹。刚才两位老师说,已经不太清楚当时具体的是每一分每一秒了,但是我相信拿起这本册子的感觉还是在的。  [13:57]

[王大绩]:原件我们都有,后来我又到35中去教书,我们校庆的时候,他那个被借到校庆展览上去了,现在没有还他,我的还有,但是在家里一大堆材料当中,没功夫去找。  [13:58]

[聂崇正]:去年,原来住的地方要装修,把原来的一些觉得没用的都给处理了。我们下面有来收的,我说你可别把它当废纸,你拿到潘家园去,都值钱。  [13:58]

[主持人翟慧慧 ]:我们今天都很开心。冯艺老师是通过自己的收藏把我们今天几位嘉宾聚到了人民网。几位老师也看到当初自己创办的这份刊物,对当年的记忆也是油然而生。我在这里就有这样一个疑问,聂老师当时您是主办,几位老师为什么当时要创办这样一份刊物呢?  [13:59]

[聂崇正 ]:细节已经想不起来了。从时间上来看,这是1959年,是十年大庆,当时我们办的没有参加国庆的一些活动,而是参加了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团体操的活动,我们当初都去参加了团体操表演。国庆的游行任务我们没有承担。什么时候具体记不清了。反正很早的时候,我们几乎每个礼拜都要抽出相当多的时间去练这个团体操,先是各个学校自己练,然后还要集中到工人体育场去合练。  [14:00]

[聂崇正 ]:我们在这种背景下,在班上几个平常喜欢动一动,踢踢球,玩玩的人,突然想起来办这么一个刊物,这个名字谁起的,现在想不起来了;具体的内容谁提供什么材料,谁提供了什么花絮材料,都说不清楚了。反正出了两期。我在这上面也写了几句,后来因为经费问题,没有办下去。当初可能涉及到作为班费需要提供纸张、油墨,这些都需要花钱,虽然钱不多,但是都很需要,所以可能是经费问题,只出了两期就没有再继续。另外马上面临毕业,毕业班要参加高考,所以,第三、第四期就没有了。  [14:01]

[主持人翟慧慧]:我刚才看王老师拿这本刊物的时候,翻开第一页有谜语。  [14:01]

[王大绩]:我看到这个的时候回忆起很多同学。当时班里面确实体育活动很蓬勃,例如我们当时4班,4班的篮球是学校冠军,乒乓球也是学校冠军,足球不知道是不是。现在晚上都是上晚自习、念书,我们晚上在一个大教室里进行比赛,我们记得特别清楚那个热烈场面。王德贵是我们的体育委员,他当时评选班里足球队的体育委员,他们都是体育队的,聂崇正速度特别快。我们现在一直找不到王德贵,多少年同学的聚会,都找不到他。他是班里的体育委员,人缘特别好,聂崇正速度特别快,王君特别有名,中信集团的总裁。杨怀现在是教师。赵廷梁是安慰奖。  [14:02]

[主持人翟慧慧]:想起了当年很多趣事。  [14:03]

[主持人翟慧慧]:我刚才走在路上的时候和聂老师回忆起班里的很多事情,感觉几十年来大家变化非常大。赵老师在整个聊天过程中不停地笑和沉思,您也想起当年什么事情吗?  [14:03]

[赵廷梁]:我们班足球队全都是三级运动员,就是达到国家等级标准。这么看来是很有实力的。当然,那时候有点“水分”。但是毕竟也不容易,所以大家很齐心。我们学校有一个足球场,这在当时的中学里面也不容易,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太规范,但是当时有一个足球场大家很高兴。  [14:04]

[王大绩]:那个足球场小,200米跑道。后来我到这个学校教书,这个足球场不许踢足球,踢足球引起很多麻烦,但是禁止不了学生的热情。当时校长叫郝日达,当时他禁止踢足球,结果我们班组织了一场比赛就叫“日达杯”。  [14:05]

[主持人翟慧慧 ]:刚才听了老师们讲了当年的趣事,我和我的同事看到这本《体育爱好者》的时候,我们想半个世纪过去了,为什么这本刊物还能保存得这么完整,还闪烁着当年精致的气息。精致的插画以及写的娟秀的文字,让我们非常感叹,今天能够把四位老师聚到现场,也生发了我很多的感慨。我们这儿有一位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有两位老师,我不知道这份刊物对你们后来有没有什么感慨或者感触?王老师后来有没有鼓励孩子,自己去办一些刊物什么的,会讲到这个刊物吗?  [14:06]

[王大绩]:我觉得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它的内容是体育。老聂一直爱好体育,我和赵廷梁也是,我一直到现在,尽管经历了半个多世纪,而且经历了许多风浪,但是还是体育爱好者。我不喜欢现在说球迷,我觉得什么事不至于迷。冯老师不是报刊迷,是报刊收藏者,研究它,通过它来研究生活。体育也是和生活密切接触的窗口,始终保持了体育的爱好。另外一方面,刊物确实也是。我后来就到农场去了,我们也还办过刊物。  [14:07]

[主持人翟慧慧]:叫什么名字?  [14:07]

[王大绩]:我记不太清了。是市文联一个老师,联系农村的文艺创作,叫高向真。还有一位是民间烈士,再一个是现在影协中国电影编剧家协会秘书长,是北影的。其实都是文艺刊物,都是写在农场生活的感受。后来因为经费原因和政治原因,没有办下去。后来我开始教书就比较自由了,最常办的就是手抄报,同学们办的都很漂亮。现在学生们办的都比我们那时候漂亮多了,都是用电脑。每个假期里面,学生教的作文作业,都是电脑打印的,他们编排的版面特别漂亮,但是没有老聂这种才能,这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的早期作品。  [14:08]

[主持人翟慧慧]:赵老师后来有没有再办过刊物?  [14:08]

[赵廷梁]:我本人没有。但是在教学的时候,鼓励学生自己办过报纸。这也是作业的一种形式,学生们很高兴。学生自己设计报头,刊物名称也是他们自己一起编,写一个小社论或者其他的材料报道,都挺好的,确实挺受欢迎。我觉得可以在同学中推广下去,就是现在的形式也可以搞这个。  [14:09]

[主持人翟慧慧]:赵老师,我想知道,您有没有和自己的学生分享过自己当年有办过刊物的经历?提起过这本《体育爱好者》吗?  [14:09]

[赵廷梁]:没跟他们提起来过。办报纸也是后来的事。一开始搞运动、下乡、劳动,还没有什么,主要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这时候比较走入正规了,办点报纸和刊物,挺高兴。想想当初我们上学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这么爱体育呢?北京市跑得最快的人在我们35中,他是百米全国记录,当然现在和博尔特一比又得落下十几倍。学生特别欢迎我们那边的体育老师。尤其是国庆节的体育大队或者是全运会的团体操,组织得非常好,嗓音特别洪亮,所以在我们同学中印象特别深。  [14:11]

[主持人翟慧慧 ]:这样一份刊物掀起了几位老师的许多回忆。不知道冯老师遇到这样一个机遇收藏了这样一份刊物,把我们大家聚到这里,您有什么感觉?  [14:12]

[冯艺 ]:当时我买这个东西,花了那么多钱,按照道理来讲,不会有人花这么多钱买这个东西。我花这么多钱买这个东西有两个想法:一个是我喜欢这个东西,它和小时候的爱好也是合拍,感觉我也是在他们这个集体里面,因为我们学校也是这样,当然没有像他们这样办这个刊物。而且让我想起了很多什么呢?当时条件非常差。我是1957年出生的,我上学的时候,当时的纸都很紧张,就是旧本子只要有一面可以用的都裁下来。装上一个棒,把铅笔头装上用。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办这个,我是被感动了。这是一个原因。  [14:12]

[冯艺 ]:第二个原因,我收藏报刊有一个宗旨,就是传承文化、传承历史,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们给后代留下什么东西,我们的前辈给我们留下什么东西,我们年轻的时候接受的教育,比如红军长征、雷锋、焦裕禄,这些是前一辈传给我们的,我们传给后代什么东西,我一直考虑这个问题。正好我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当时也有一个想法,我的小儿子正好在学校里也想办刊物,他自己讲,没人要求他。因为我收藏报纸,他也想办一个报纸。我就想把这个拿给他看看。  [14:13]

[冯艺 ]:刚才王老师讲,现在的孩子,电脑、复印机都用得很容易了,但是他们动手能力差多了,我们小时候,什么东西都是自己做的,玩具都是自己做的,从来没有买过玩具,所以这是最典型的。我拿回去就跟我儿子讲,你看看人家这是怎么做的。刻钢板我都刻过,我就告诉他。往往很正规地跟孩子说一些东西,给他教育,他往往听不进去。通过我的收藏,我办展览,我跟我孩子交流,通过这些精彩的故事,他还是能够听进去的,他也觉得很有意思。我儿子今年12岁,他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让我给他讲红军、讲八路军的故事。他很喜欢听。现在“80后”、“90后”没有人愿意听这个东西了,说明你有了一个好的渠道,有了一个好的方式,你就能让他听得进去。  [14:13]

[冯艺 ]:比如说这个东西。因为这个东西背后蕴藏了很多故事。当年的这种环境、当年的这种条件、当年人的这种精神状态,都可以激励后人,都可以激励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缺少的正是这个东西。所以我收藏这个东西,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能把这个东西,我特别感谢人民网把我们聚集在一起,人民网影响很大,让“80后”、“90后”的人都知道,我觉得这个意义是最大的。  [14:14]

[王大绩 ]:我可以提供给您。我一开始当教师的时候,我们班里面办过班刊,就是油印的,80年代初,叫“小草”,那时候没有经费问题,因为我是班主任。我们出了很多期,但是规制比这个大一些,更厚一些,但是也显示出了影响。  [14:14]

[主持人翟慧慧]:这是《体育爱好者》的延续。  [14:15]

[王大绩]:80年代我又开始教书。那里边有很多同学的非常好的文章,包括班里的事迹。  [14:15]

[冯艺]:我觉得这个东西古来有之。我收藏民国早期的,国共谈判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人,他当时上学在巢湖学校,他们那些学生自己用手抄,用毛笔,也是画了很多边框,和报纸一样,墙报,粘在墙上。把它取下来了,上面还有钉子印。应该是一九三几年。上面写的“国际新闻”、“国内新闻”,“国内新闻”有蒋介石到江西督剿红军,上面还有学校的新闻。  [14:16]

[王大绩]:反映了当时社会环境的一种风貌,像这个也反映了教育方面的环境。我们是星期日到班里面去刻、去印。我们没有要求学校支持这个事,但是我们起码是有这个宽松的环境。现在的孩子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吗?他们的兴趣还在这上面吗?  [14:16]

[赵廷梁]:主要是兴趣转移了。  [14:16]

[王大绩]:什么叫素质教育?我们那时候就是素质教育。  [14:17]

[赵廷梁]:那时候我们上教导处和老师要废卷子,把废卷子翻过来用。  [14:17]

[冯艺]:这里面有字。这是一个卷子,反面没用,它就翻过来用了。  [14:18]

[赵廷梁]:废卷子也不多,所以当时的条件是很苦的。  [14:18]

[赵廷梁]:我们那会儿买的是普通的T恤衫,自己染色,买不起,只能买最便宜的白色,自己染。  [14:18]

[王大绩]:就是一件衬衣,一双鞋,星期六刷了,星期一接着穿。咱们班打得篮球也不错,班里集资买篮球,一人一毛钱,有的同学说我不踢球,我不打篮球,我不交这一毛,但是我们班长就说,你得交两毛,你还省鞋了呢?孙一策后来是国家教委中学德育处的处长。  [14:19]

[主持人翟慧慧 ]:很多网友也都很关注这几十年来老师们身上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各自走上了什么样的工作岗位。大家比较关注的其中之一,王老师,大家经常在网上能见到。聂老师后来怎么开始研究古画了呢?是清朝的画吗?  [14:20]

[聂崇正 ]:对美术有兴趣,可能很早就有。高考的时候,看到美术学院招生,我就报考了美术学院。那年正好有一个新的专业叫美术史,它偏重艺术和文字方面结合的内容,考上了。虽然我和他们一直坐在一个教室复习,但是我已经是艺术院校提前发榜的,一直跟着学习,但是又不能没事了,也得跟着一块复习什么的。只不过和他们的负担不一样了,他们还得等到统考以后。进了学校学了美术史。那时候不像现在叫自主择业,那时候叫分配工作。当时我们班有三个同学都分配在文化部系统,文化部系统再分下来就分到了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都是古代的艺术品,所以就进入研究古代艺术品的行当里面。  [14:20]

[主持人翟慧慧]:一干很多年。  [14:20]

[主持人翟慧慧]:当时毕业之后到故宫博物院就没有再离开过?  [14:21]

[聂崇正]:去过干校好几年,在湖北,是文化部的干校。“文化大革命”期间,先在学校,我们当时没有这么多的经费,那时候也是困难时期,纸张也短缺,其他方面都短缺。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家互相写大字报,你攻击我,我攻击你,打得不可开交,那时我们这个派也有人想到,我又是参加其中。  [14:23]

[主持人翟慧慧]:等于办报的历程一直没有断过。  [14:25]

[聂崇正]:在小报里面画点小插图。大家知道有一个挺有名的书法家叫刘炳森,现在去世了,当时也是和我们一块刻小报。他刻的字更漂亮了,近似书法角度了。  [14:25]

[主持人翟慧慧]:还有盖章的吗?我们可以收藏一下。  [14:26]

[聂崇正]:那个可能还在。也是出去下乡,写回来的报道,都刻章了。一直到了干校,大概都没有了,大家都不搞这些,大家都种田了。当时干校一些小的趣闻,我后来写过一些短文章,给《中华图书报》等等一些报纸。当时在干校画的速写,也给他们发表过一些。  [14:26]

[聂崇正]:后来就偏重搞古代绘画研究,因为故宫门类很多,有陶瓷、青铜器、织绣、绘画、书法,我偏重搞古代的绘画研究,而且专门研究古代绘画里面其中一个时间段,就是清朝的宫廷绘画,我读的材料多一些,写过一些文章。这几年清朝宫廷绘画在拍卖市场上非常走俏,不知道和我那个研究有没有关系。  [14:27]

[主持人翟慧慧]:谢谢您和我们的网友分享您的经历。在这里想问一下王大绩老师。我听说您80年代又办了一个《小草》。  [14:28]

[王大绩]:那是当班主任以后。  [14:28]

[主持人翟慧慧]:您怎么当上教师了?  [14:28]

[王大绩]:我觉得像聂崇正和赵廷梁,他们都比我懂事,我就是不懂事,比较懵懂。没能上大学,就到农场去了,就是北京南郊农场,在农场劳动,每次政治运动,不懂事就升级,“文化大革命”时打成先期反革命,17岁到农场,37岁平反。我们当时弄的那些文艺刊物,就是文联发了一批材料,发给我。估计现在还能找到。都30多快40了,只能教书去了,所以我说当时就是素质教育。  [14:31]

[王大绩]:我在农场劳改了20年(17岁到37岁),平反之后,一开始在农场里做职工教育,数理化我一个人教,照样能教,但是在农场里,后来到中学,觉得我教得还行,让我去中学,我一开始教数学,教了20年之后,让我教数学,我觉得我照样可以做题,我比我们的数学老师还棒。  [14:32]

[主持人翟慧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太有才了。  [14:33]

[王大绩]:你说什么是素质教育?我们当时学的功课很浅,远不如现在学生学的。但是它给我们一个锻炼思维的空间,包括我们办的刊物,确实是一个根本性的锻炼。后来又上夜大,只能上中文系,所以后来改行教语文了。  [14:34]

[主持人翟慧慧]:王老师是北京市全国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而且还是北京市中学语文学会的常务理事,还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您刚才说自己教过数理化,后来没有办法才教语文,这个说法非常谦虚,我不知道后来这样的办刊、办报的经历,对您给大家评作文这方面有什么关联吗?  [14:34]

[王大绩]:可能不能这样来说,大概因为当时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还有很多很好的同学,志同道合,我们在一起经常排谁能吹牛,谁能吹牛就是谁能够比较爱于表达意见,对生活有认识、有看法,能够机智、幽默地谈这件事,就是另外一种说法。正是因为这种环境之下,然后你去教书,你必然干这个事,刚才老聂说,在大学里面还干这个事。刘炳森刻的钢板,你得好好留着,苏东坡的便条一字千金。  [14:38]

[聂崇正]:当时大家都还不太理解,后来就问他,“户口薄”这三个字是我写的,所以家家都有我的字。我一想,倒是。户口薄那三个字就是他写的。  [14:39]

[王大绩]:大概这么一个环境,才造成我们这么一种习惯和爱好,所以体育爱好者也包括娱乐,对生活的表达,一种留存。我们很怀念的还是当时的时候。  [14:40]

[主持人翟慧慧 ]:王老师有没有觉得几十年过去了,就是刚才您说的,有很多刊物会给您约稿,咱们整个媒体空间发达了很多。  [14:40]

[王大绩 ]:是啊。所以事也就多了,不负责任的媒体也很多。经常有些这个书挂着你的名,那个书挂着你的名,其实根本就没有你的事。  [14:40]

[主持人翟慧慧]:赵老师能不能和我们网友分享一下您的经历。  [14:41]

[赵廷梁]:我高中毕业以后,有一天在胡同里面等着通知书,后来邮递员来了,一看华北人民大学录取了。现在相当于中国人民大学是全国的,这个华北人民大学是地区的。可是当时是1960年,这个大学根本没办起来,开学以后,下乡劳动,参加一下农村的农民公社,然后解散了,我被分在华北人民大学政治经济系人民公社专业,这个专业,我估计北京就四个学生,再也没有了,前无古人,后面没有了,就我这么一回。这个专业都特别新鲜,那会儿老说全国、全世界都要实现社会主义,都要搞人民公社,你们是专家,我们就等着。结果搞了几天农村的整社,就散伙了。北京地区的就上的北京师范学院,山西地方来的考生就回到山西师范学院,反正各个地方的,比如回到内蒙、华北等等各个地区。这样我们就成了北京师范学院第一期的政治教师。毕业后分配到中学,教政治。  [14:41]

[赵廷梁]:一开始分配到北京177中,我还分得比较顺利,分配的时候也得填志愿,我第一志愿就是新疆,第二志愿就是远郊区,第三志愿是劳动实习。  [14:41]

[主持人翟慧慧]:为什么填得都这么远呢?  [14:42]

[赵廷梁]:革命化。学生都得革命,哪能填家门口。结果我还分到北京工程学院177中。在那当政治教师。然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换了一个学校,去了北京第五中学,然后从北京第五中学退休。教政治课,一开始就是报纸社论,就是违心地讲,照着报纸书面讲,也发现学生不大爱听,不大感兴趣。他们做他们的功课,我讲我的,特没意思。没有互动,你讲你的,你的学生不理你,大家在下面做数学题。感觉特没意思。  [14:43]

[主持人翟慧慧]:在这个过程当中,办报爱好还有延续吗?  [14:43]

[赵廷梁]:一开始也办一些报纸,1989年那一段,办报纸的时候,学生有什么想法就自己写,学生挺有自己的主见。  [14:44]

[主持人翟慧慧]:非常感谢几位老师跟我们分享了自己50年来的人生经历。  [14:44]

[主持人翟慧慧]:我旁边的冯艺老师今天还带了另外当年关于体育类的报纸,可以和嘉宾分享一下吗?  [14:45]

[冯艺]:这是《体育报》,正好是十一届全运会开幕的两张报纸,放学回家从邮局买的。创刊号我也有,今天没有带来。  [14:45]

[王大绩]:试刊有吗?  [14:45]

[冯艺]:有。大的,全套的。从试刊一到试刊十,我都有。  [14:46]

[王大绩]:怎么搜集到的?到图书馆。  [14:46]

[冯艺]:聂老师上面写的“体育大跃进”,实际上体育大跃进都是为第一届全运会。各个省的第一届运动会都搞了,很棒。  [14:46]

[聂崇正]:当年我们班只是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国庆游行我们都没有参加,以前都参加过。后来到了美术学院上学,国庆游行是文艺大军里面抬牌子的。  [14:47]

[聂崇正]:艺术院校里面,比如舞蹈学院,能歌善舞的人很多,可以边走边表演,戏曲学院的可以化妆。美术学院的学生都是高高矮矮胖胖瘦瘦,人都没有几个,全校才200来个学生,根本排不整齐,所以男生就是扛牌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然后“文艺为工农兵服务”这两块牌子都是必有的。女同学就拿着画,那时候全校也就二三十个人,拿着画走一圈。所以我们是当时文艺大军里面的体育大军,是扛牌子的。五一还有游行。  [14:47]

[主持人翟慧慧]:我觉得对报纸的爱好,以及对体育的爱好都折射出大家对生活的爱好。刚才我介绍的时候,当时是风华正茂的老师,但是现在年龄上已经古稀之年,但是让网友看一下,我觉得不像,我觉得每位老师的精神状态各个方面都和当年差不多,心态和当年差不多。  [14:47]

[王大绩]:老聂和古物打交道,所以他心态成熟。我和赵廷梁都是老师,和学生打交道,所以不会觉得一晃过了这么多年,已经半个世纪了。我们班毕业半个世纪,明年要聚会。  [14:48]

[主持人翟慧慧 ]:咱们这个刊物已经50年了。冯老师,我知道您搞收藏,而且收藏的不光是50年以来的东西,清朝、唐朝的东西都有收藏。  [14:48]

[冯艺 ]:唐朝没有,明朝以后的。  [14:48]

[主持人翟慧慧]:在收藏历程中,比如近代,您有没有感觉到从报纸和新闻上,国家有哪些变化?媒体有什么变化?  [14:49]

[冯艺]:变化太大了。现在报社一开门就是日进斗金,北京历史上最早的一个报纸就是《京报》,我收藏了一个《京报》,当时有一个京报协会,京报馆,有很多报馆,它不是一家,都到皇宫里抄宫廷抄,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编。我就收藏到一个它要求涨价的这么一个广告,这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报纸的第一个广告。所以现在的人,看现在的报纸,你再和过去那些报纸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没法比。  [14:49]

[冯艺]:比如晚清时候的办报人,晚清最早的近现代报纸是从西方传进来的,主要就是传教士们办的报纸,带动了中国一批报纸。当时给他们打工,都是多少人住在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臭的要命,买墨买笔都要自己掏钱,你要在报纸上登一个东西,你要掏钱,现在是给你稿费,当时你要掏钱。而且当时没有广告,不像现在全部是广告。  [14:50]

[主持人翟慧慧]:冯老师您刚才提到咱们的《京报》在当年非常有名。前几天我也拍过您的收藏,是1949年10月1号从建国的时候您有一些红色收藏。从1949年到2009年您觉得报纸种类有什么样的变化?  [14:50]

[冯艺]:凡是在历史大变革的时候,凡是在人的思想特别解放的时候,突然出现报纸的品种特别多,特别多的人来办报。往往办报越多的时候是社会最进步的时候、最文明的时候。因为不同的声音都出现了。就是刚才聂老师说的百花齐放。真是这样。历史上有过几次办报的高峰,都是历史上一个大的进步。这个变化确实非常大。因为我也在安徽大学办过几次中国近代报刊展,不管是专家还是老百姓看过以后,马上就会体会到这种变化。  [14:50]

[聂崇正]:“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剩下“两报一刊”,而且是"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冯老师手头的珍品不少。  [14:52]

[王大绩]:您的报刊比国图的种类多吧。  [14:53]

[冯艺]:不敢这样说。民间收藏是对国家的一种补充。聂老师是专家。往往一些东西被保留在民间,现在提倡民间收藏也是因为这个,因为国家毕竟没有那么多精力,没有那么多资金,没有那么多人。如果大家都来搞,就能挽救很多东西,特别是报纸。报纸是自古以来不为人看重的东西,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什么价值,和传统的收藏品相比,比如古籍、瓷器、字画,报纸都没有办法比。但是我一直认为,这是最有文化的收藏。  [14:53]

[主持人翟慧慧]:为什么这么说?  [14:53]

[冯艺]:比如这是一个瓷器,你把它摆在这里,你说它能讲出多少文化来?它大不了某个皇帝用过,是官窑,它的瓷器和宋朝的瓷有什么特点。但是每一张报纸里面的文化信息含量特别多,随便抽出哪一张报纸来,都富含了特别多的文化信息、历史信息。而且这份报纸,如果说不是重大事件,就是很普通的一张报纸,对你、对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作用,可能它对某一个人有很大的作用,就像这本刊物,对四位老师都有很大的作用。这个东西这么多年来,从唐朝的时候就有了。为什么没有人收藏呢?也是历史上的原因,保存太不容易,又要防潮、防光、又要防虫子咬,又要防老鼠嗑,个人很难做到很大的收藏,现在我非常痛苦,家里遍地都是,租了很多房子。  [14:54]

[主持人翟慧慧]:刚才提起王老师一些老友的事,您觉得这么多年,和办报,或者和报纸有关的有什么趣事吗?  [14:55]

[王大绩]:实际上我们刚才看到的报刊上的很多同学,我们回忆起来都特别亲切。我们都希望通过人民网这个平台找到这些同学。比如王德贵,同学只要一聚会,大家都怀念他。我记得我当时很调皮,和王德贵开玩笑什么的。像里面的李瑞林,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体操特别好,他在班里面经常练体操。比如马天翔,都已经去世了,他下棋下得特别好。大家怀念起来都特别亲切。  [14:55]

[王大绩]:现在我刻的棒多了。后来和学生刻钢板,练的绝对是专业水平。版面排得也很有意思。应该是最早的,以前没有弄过。  [14:56]

[主持人翟慧慧 ]:几十年过去了,想知道一下各位老师对几十年来报纸这些变化有什么样的感触?  [14:56]

[主持人翟慧慧 ]:除了咱们自己办的报纸,包括把咱们公开发行的报纸也算进去,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14:57]

[王大绩 ]:我觉得现在的媒体发展变化也很快,以前我们的渠道就是报纸,现在广播、电视、网络,但是报纸起的作用仍然是无法代替的。人们相信网络还是相信报纸?人们更相信的是报纸,报纸的权威地位是非常高的。冯老师刚才也说,报纸丰富多彩,反映一个社会机制、社会民众心态,包括政府指导的方向。人民日报的发展变化这些年也是很多,从它发表的内容以及它的发表方式等等栏目,都有很多反映时代的精神。我们希望报纸能够起到一个真正权威性的地位,更好地促进社会的发展。  [14:57]

[主持人翟慧慧]:聂老师怎么看?  [14:58]

[聂崇正]:我现在很惭愧,我经常不怎么看报纸。我平常看,我觉得北京《新京报》办的还不错,所以经常看看《新京报》。如果时间合适,买一张《北京晚报》看看。人民日报办的最好的时候,我觉得是1957年的时候。  [14:58]

[主持人翟慧慧]:赵老师觉得这些年来有什么变化?  [14:59]

[赵廷梁]:我倒挺爱看报纸的,比如《北京晚报》和《新京报》前些日子还互相打呢,它说它的读者覆盖率高,它说它的读者覆盖率高。比如晚报,我就看看苏文阳的文章,我觉得能说实话。  [15:00]

[赵廷梁]:这是中国和俄罗斯体操比赛的秩序册,现在一定印得富丽堂皇,卖很高价。但是当时这一个册子才一分钱。这一册很简单,当时的晚报把运动员的介绍给登出来了,我一块给剪下来了,夹在这里面了。50年了,不知道我们的收藏家喜欢不喜欢,反正很简单,送给您。  [15:01]

[冯艺]:这种秩序册我收藏了很多,全是油印的。那段时间,新闻纸的质量比较差,稍微见了光以后,氧化了以后就不行了,实际上是霜化了。  [15:02]

[主持人翟慧慧]:这是赵老师精心准备带过来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很感人的场面。  [15:02]

[主持人翟慧慧]:冯老师,我知道您因为收藏报纸收藏得比较多,很多人也会把自己精心收藏的很多年的报纸赠送给您,就像今天这一幕。刚才您赠送了50年前创办的《体育爱好者》给我们在座的聂老师、王老师以及赵老师,赵老师也把自己珍藏了50年的这本秩序册送到您的手中。不知道您现在是不是特感慨?  [15:03]

[冯艺]:是。我收藏报纸大概有将近10年了,在收藏报纸的这个行当里,算是一个新兵,他们都二三十年了,我是起步比较晚。但是我收藏的上台阶的层次比较快,速度比较快。实际上像这几位老师一样,得益于年轻时候的教育,我上学的时候比较喜欢历史和新闻,但是后来学的是法律,阴差阳错。  [15:06]

[聂崇正]:历史和新闻也是两个极端。一个是过去的,一个是现在的。  [15:07]

[冯艺]:现在的报纸我就看两份:《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我几乎每天都买着看。喜欢做一件事情,兴趣很重要,就是年轻的时候培养起来的兴趣太重要了。你喜欢了,你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才有可能做得好。这是前提,要喜欢。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所以很快就钻到这里面去了。  [15:07]

[主持人翟慧慧]:感谢您跟我们的分享。我们知道,在冯老师手中这样一份50年前的刊物将我们当前的主创以及千里之外的报纸收藏爱好者冯老师聚集在了我们这里,聚集到了人民网演播室,通过我们刚才的节目,可以说窥一斑可以见全貌,等于是我们见证了几十年的发展变化,同时感受到这几位老师身上的这种感人的故事。建国60周年也即将到来,我们今天节目也是庆祝建国60周年节目当中的一期,在这儿也想让各位通过我们这样一个平台讲一下自己对祖国有什么样的祝愿?  [15:08]

[冯艺]:我们希望祖国繁荣昌盛,越来越强大。因为从我自己的爱好当中,我就能体会到,人家说是盛世收藏,现在我收藏报纸已经越来越难了。为什么?因为有一些不收藏报纸的人,他也开始去买报纸了,他一看到清朝的,他也买,他并不收藏,他就买回去玩。而且我在安徽办了一个茶馆,是老报纸茶馆,有的老板花了钱坐在那里,让把人民日报拿出来翻,从1950年翻到几几年,他看了很高兴。这就是说明国家强大了,人民富裕了,盛世的时候,收藏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希望国家越来越强大,通过我们借鉴历史的经验,能够对现在的工作起到一个指导作用,能够把现在的工作做得更好。  [15:08]

[聂崇正]:祝国家蒸蒸日上。  [15:09]

[王大绩]:中国是我们的家,所有的中国人都希望自己的家更好。我们也希望祖国以后的步子走得更踏实、更务实、更从容,关注到祖国所有子女,都有一个幸福、安定的生活环境。  [15:09]

[赵廷梁]:我就用我们1959年参加全运会团体操的名字吧,祖国万岁。  [15:09]

[主持人翟慧慧]:非常漂亮的收场。谢谢各位老师相聚到这里,和我们千里之外的冯老师一聚前缘,也看到了我们创办于50年前的《体育爱好者》,生命在于运动,也在于我们对新闻以及身边事物的发现和爱好。我相信有这种爱好的人生活一定是非常丰富的,我也相信各位老师也能够过得越来越开心,相信我们的祖国也能够越来越强大。这里是人民网传媒沙龙,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15:10] 

2009年09月04日17:10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详见:http://tv.people.com.cn/GB/14644/151909/9986681.html
 
首页 - 关于我们 - 集报论坛 | 珍品欣赏 | 中国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