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报纸新闻
      报展快讯
      报纸之窗
      报友推介
      报友情怀
      集报文摘
      生日报纸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站新闻 > 报友推介
11山东滕州报友:鲁煤刘建华(附图)
添加时间:2006-11-01   浏览次数:4216   来源:转摘   作者:敬言

刘建华收藏并快乐着

    几经往事,几许烙印,深深回味,生活将会以另一种色彩在面前展开华章,穿过时空的隧道,才知道自己也是“打捞”岁月的主角。这就是刘建华,山东煤田地质局一队职工,现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协集报分会会员。其收藏故事或藏品展先后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大众日报、齐鲁晚报、山东电视台和山东人民广播电台等十多家媒体报道。滕州市电视台拍摄了两集专题片介绍刘建华的收藏故事。“藏于默守,成于有悟”,人们这样评价他。

    9月21日下午,航天英雄杨利伟(前右一)在山东省滕州市领导的陪同下,观看了由山东煤田地质局一队职工刘建华(前右二)提供的《飞天圆梦——纪念我国首次载人航天成功一周年号外展》。 刘 军 摄影

杨利伟:这是我见过的最多的国防科技号外


    9月下旬,航天英雄杨利伟一行来到科圣墨子故里——滕州。相传早在2400多年前,墨子就发明了木鸢,初称为历史上最早的“飞行器”;滕州籍中央军委委员、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现任总政治部主任)的李继耐上将,带着世代中国人飞天的梦想成为我国首次载人航天工程的总指挥。站在航天先驱墨子曾经生活过的土地上,杨利伟回答:“我来精神寻根。”


    山东煤田地质局一队职工刘建华以自己的特殊方式表达对航天人的崇敬之情,在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由他悉心收藏、提供的展品“飞天梦圆——纪念中国首次载人航天一周年号外展”在滕州科技馆举办。这些藏品从一个侧面记录了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见证了“神舟五号”飞船载人飞船发射成功的历史瞬间,航天英雄杨利伟专程观看了展览。面对展出的140多种“两弹一星”号外和“神五”号外,杨利伟非常激动。更激动的是集藏这些号外的刘建华,他请杨利伟在签名簿上签完字后说:“大校同志,我终于见到你了,我们能拥抱一下吗?”杨利伟高兴得张开双臂,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刘建华的藏品里不乏珍品,形成国防科技号外系列,展品中除了90种“神五”号外报外,难得一见的“两弹一星”号外就有50余种。其中有1959年1月3日,苏联发射巨型宇宙火箭时大众日报发的号外;1964年10月16日人民日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号外;1966年12月29日,我国又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新的核爆炸时大众日报的号外;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成功爆炸人民日报发的号外;1970年4月25日,甘肃日报为庆祝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发射出的号外;1971年我国科学实验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发射时新合肥报出的号外;1980年5月18日,我国向太平洋发射的第一枚运载火箭成功后人民日报发的号外;比较集中的是去年“神五”发射成功后,全国各地的报纸。其中诸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香港《星岛日报》、澳门《市民日报》、美国《侨报》号外精品,还有一些行业报、企业报的号外,看着这一张张图文并茂、印制精美的号外报,航天英雄杨利伟仿佛重温了一遍“飞天记”。


    观看展览中,杨利伟一行一边认真听着展品收藏者刘建华对展品的介绍,一边仔细观看每一张号外,并不时向刘建华询问、了解一些关于收藏号外的情况,连连点头表示赞许。观看完展览,杨利伟欣然应邀在刘建华早已准备好的酒泉日报“神五”号外报上签名留念。他激动地握着刘建华的手说:“很感谢!很感谢!过去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系统的‘两弹一星’和‘神五’号外,感谢全国人民对航天事业的关心。”此后不久,该项展览又在山东济南举行,再次引起轰动。

留住岁月


     时间是长河,记忆是流水,捞起来的是回忆。


    一份报纸,就是人类历史长河中一天大事纪的留迹载体。号外则是报纸中的精品,这就是报纸收藏爱好者嗜报如痴的因由,他们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留住岁月、收藏历史。已有近30年集报经验的刘建华介绍说,什么是号外报?简言之,内容是重大新闻或重大特殊事件,报社在两期报纸之间临时出版的、无编号报纸就是号外。


    中国新闻史上的第一张号外是上海《申报》1884年8月6日印发的。邓小平同志在担任红军机关报《红星报》主编时,曾经出版了一期长征中惟一的号外报,对鼓舞我军将士发挥了重要作用。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等同志也都先后亲自阅读或观看过号外报。


    号外报的主要特征:第一,记录重大历史事实。它是社会发展的见证书,是时代精神面貌的突显和张扬;第二,时效性是号外报的生命,“短、平、快”是对它的基本要求;第三,号外报是报社精心策划的报中精品。表现在一份报纸上一般都具有设计美、标题美、图片美、意境美和印刷美这些特点。回忆过去,多少人面对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号外流下热泪;通过第一颗卫星发射成功的号外提供的时间表,多少国人彻夜不眠,驻足观看;“神五”成功的号外更是使得一些原本默默无闻的报纸走进了国家级的收藏殿堂。


    由于号外报多在报社驻地散发或赠送,所以收藏难度很大。刘建华从1975年收藏第一份大众日报印发的我国发射导弹核武器实验成功的号外开始,近30年来他为了收藏“两弹一星”号外,几乎走遍了所到之地的旧书报市场和废纸品收购站。他曾用自己的手表与别人换得一张氢弹爆炸的号外。去年10月,“神五”升空,飞天圆梦,全国数十家报社在第一时间印发了号外。刘建华一方面在网上查信息,一方面多渠道收集。为了收集,他南下北上数千公里;为了收集,他忍痛卖掉几千元的古旧书籍;为了收集,刘建华在寒风中等上几个小时,直到感动对方。目前刘建化收藏的“两弹一星”号外和“神五”号外共计150余种,340多份。


甘苦两相知


    刘建华对报纸的迷恋始于精神生活贫乏的年代。上中学时刘建华家附近有两位可敬的老师订有《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每天晚上去他们家借来看,这样前后坚持了有3年,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不是每个中学生都能享有这等好事。这对他后来的藏书集报产生重要影响,可以说从这以后刘建华就与书报结下了不解之缘。


    刘建华集藏报纸有这样一个过程:读报——剪报——集报——集军报——集国防科技类号外报。不难看出,他也是逐步锁定自己的最后收藏专题的。刘建华的收藏原则是“锁定专题,默守不懈,宁缺勿滥,集成系列”。到他家,并没有堆积如山的报纸,这一点多少让同行们有些失望。但他的每件藏品都是经过“宁缺勿滥”筛选的,这里的“宁缺勿滥”就有精益求精的含义。刘建华觉得所谓“精品”要具有这样一些特点:一是流传的珍稀性,二是印发的初始性,三是版面的观赏性,四是品相的完好性。无论到什么年代,好的、在某些方面能站住脚的东西都是珍贵的,也是藏家追求的热点。


    收藏过程中,刘建华贵在持之以恒、锲而不舍。1975年刘建华才见到第一张号外。那是在江苏沛县旧货市场上,一个老人在卖1966年10月28日的大众日报号外。“他给我的价格是8块钱。我就没要。在市场溜达几圈,太阳快落的时候,我又过去,他让了一块钱。这是我收集的第一张号外。回来后就到图书馆去查资料,寻找关于号外的知识。”刘建华说。


    2003年10月20日,为了收集“神五”号外,刘建华揣上2000块钱,第一站到了北京,住在北京火车站下面的地下室里,18块钱一个铺位。他先是买了北京地图,一家报社一家报社找。“在人民日报社大门口,我从上午10点磨蹭到下午将近4点,值勤人员说,不要等了。但看到我非常痴迷,他们又主动为我联系,给弄了一套人民日报号外珍藏版。”刘建华说。他又到北京琉璃厂、潘家园等地,从旧货摊上买到了《光明日报》、《解放日报》、《工人日报》的号外。在北京5天,结完账,买了两瓶矿泉水、6个面包,车票就只够买到济南的了。他是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才回到了滕州。


     今年年初,刘建华又到南京夫子庙、上海福州路等地去搜罗了几张,比如《库尔勒晚报》号外,《新消息报》号外等。刘建华还给在全国各地的同学、朋友写信,请求帮助搜集。比如香港《大公报》和澳门的《市民日报》号外就是广州的朋友为他找来的。


    谈起往事,刘建华含首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犹如一个旁观者在冷冷地审视自己的过往,亦苦亦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集报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报纸的问世不过一百多年,而爱好集报者几乎同时产生。据说我国目前的集报人数多达上万人,刘建华只是这庞大队伍中的一员。而像他独特的集报理念和集报风格,却不多见。


     收藏报纸故然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就藏报而言,刘建华逐渐把目标锁定在国防科技号外报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家庭条件的限制。他藏报的前提就是“量银而藏”、量力而行。从大的方面讲,收藏是快乐的,这就要求不能因为收藏而影响家庭生活质量,今天看,他基本做到了。他的家人享受到了这种快乐。


    有人认为搞收藏经济条件是关键。刘建华认为,至少藏书集报不是这样,首要的、也是最主要的条件就是兴趣,通俗地讲就是喜欢,不由自主的喜欢。藏界人士说,“不痴不集报,无迷不收藏”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当然,兴趣需要坚持,要持之以恒;兴趣需要升华,要深入研究;兴趣还需要支持,这种支持包括家庭和社会两个方面。


    在所有的藏品中,号外报只是刘建华藏品中的一部分。俗话说百年无废纸,藏熟不藏生。基于对纸制品的偏爱,刘建华也藏有一定数量的古旧书和宣传画。但也是专题收藏。如宣传画,主要收藏正规出版印发的抗击“非典”宣传画,目前他收藏的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包括港澳和少数民族文字的藏品有几百种之多,已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藏书、报和宣传画,他在注意其艺术性的同时,更看重藏品的史料价值。


    谈起这些“珍宝”,刘建华说,这其中的大部分早已是有价无市了。有些已经伴我20多年,恐怕不能简单的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与我现已长大成人的女儿一样,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


    收藏其实很辛苦,因为收藏本身是一种艰苦的再创造。收藏也有被人误解的时候,被人误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被误解所屈服;我们都希望别人理解,但不能乞求别人理解,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谁没有被别人误解过。当然,收藏的乐趣也是明显的,“它是一种清静之中的享受,闲暇之中的纳福”。古人认为,收藏到一定程度,进入到一定境界,就可以“外适内和,体宁心恬”。采访中,刘建华一再说,我一参加工作就来到了煤田地质系统,如果说我在集报方面取得了一点成绩的话,这也跟煤田地质行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熏陶有关,没有困苦,没有热爱,就没有我的收藏。


人生的轨迹也许是在不经意之间刻下的,然而要将轨迹筑成坚实的成功之路,需要付出很多、很多……
 http://www.cnacg.com/baozhi/baozhi-2004-49/baozhi-2004-49-7.htm本报记者 肖宝巨

相关搜索
 ·10广东广州报友:市区吴耀军(附图)
 ·04江西上饶报友:婺源戴向阳(附图)
 ·03贵州黔南报友:贵定石天柱(附图)
 ·02安徽淮北报友:濉溪县郑华(附图)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