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最新活动
      报纸新闻
      报展快讯
      报纸之窗
      报友推介
      报友情怀
      集报文摘
      生日报纸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站新闻 > 报友推介
10广东广州报友:市区吴耀军(附图)
添加时间:2006-10-10   浏览次数:3293   来源:转摘   作者:敬言

 

吴耀军——号外集报大王

  吴耀军,湖南涟源人,1973年出生。曾用名吴名辉,号三湘书生,字湘君。199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成人教育学院。现任《中国书画艺术报》总编辑,中国号外报收藏联谊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文艺出版社副社长,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报业协会集报分会理事。 
  吴耀军主要收集精品报纸、名人书画。现藏有清末民初、城市解放、“文革”、报纸号外、创刊号与重大节日等30余个专题的报纸10万余份。

  随想录  于无声处演绎世界风云变幻
  与人一样,收藏也是有贵贱之分的。这主要是从收藏的价值而言,而这种价值指的往往是经济价值。报纸收藏与其他早已具备相当市场规模的收藏类别相比,属于“穷鬼”一类。然而这并不影响如吴耀军一样的报纸收藏“发烧友”的兴趣。报纸收藏大军据说有百万之众,这说明爱好者从不会因为对象的“贱”而抛弃它,在他们眼里它就是最“贵”的。
  像吴耀军这样的收藏者,内心一直认定“老报”(旧报纸)收藏是大有可为的,它加入“贵族”收藏的行列,也会随着市场的越来越宽广而成为必然。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报纸收藏都如此。吴耀军很聪明,他选择了报纸中最值得收藏的那一类——号外。号外之所以进入他的视野,是因为具备两个特征:其一,逢大事而出;其二,发行量有限。前者决定了它的社会意义,后者则有利于升值。
  吴耀军十分重视号外的社会价值,即便在他不断“推销”自己的过程中,仍然不忘尽可能地给更多人提供一个开阔的历史视野。这是他应当获得尊重的所在,也是所有优秀的收藏家应当具备的品质。当记者站在吴耀军的家里,看着泛黄的号外堆积在周围,听着吴耀军讲述他与藏品的故事,仿佛置身于一个历史舌苔聚集的广阔空间。20世纪初的混乱繁杂,新中国诞生之时的喧嚣变化,“文革”时期所谓的“轰轰烈烈”,都一齐穿越时空飞过记者的眼前,又擦着耳根迅速飘逝。
  此情此景,记者再也不会怀疑报纸收藏的“贱”。当历史信息在这些号外上默默地发言,当一个个时代的信号弹在这些藏品上轰然而响,与吴耀军这样的收藏家一样,记者也被深深地感染了。如果这个瞬间还有人拿那些贵族类收藏来对报纸收藏表示轻蔑,说“不”的就不会只吴耀军一个人。

  集报大王 主攻号外
  集报曾经号称全国第二大收藏,有一支上百万人的“集报大军”痴迷于这项文化含量极高的收藏活动,然而,由于宣传力度不够和投资价值的问题,它慢慢地黯淡了下去。
  在这种不利的环境下,喜爱集报的吴耀军从不曾动摇,并誓为“中国报纸收藏事业”之崛起而奋斗。他用11年的努力实践着自己的誓言,亲手策划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老报展览,并收集了大量的精品报纸。不少一张张发黄的旧报纸存世量只有一份,连曾经的出版社、国家博物馆都找不到,然而却出现在他的家里。

  集藏之路:从无知到内行
  吴耀军已经与收藏报纸结缘11年,最初收集报纸的兴趣还是源于恩师黄胜泉开办的“湘中文化艺术事务所”。1993年,吴耀军还是湖南娄底湘中商业大厦的一名普通员工,利用轮班的空闲时间去老师的事务所帮忙。在那里,编辑部每天都要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报纸,但整理后就把它们扔掉了。当时对集报有所耳闻的吴耀军就有意识地把它们收集起来,这样便开始了他的集报生涯。刚入门时,只要是不同的报纸,吴耀军全都保留下来,根本没有考虑过它的历史意义。现在的他评价当时的行为,用了“无知”两个字。 
  慢慢地,吴耀军已经不满足于编辑部的那一点报纸了,他开始自己找报纸,找那些有意义的、值得收藏的报纸。于是,古旧书摊、古玩店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同时,吴耀军还经常去别的地方与报友们交流收藏心得并互换报纸,与全国各地300多位报友进行通信交往,使吴耀军的集报品种与规格迅速增加。
  1998年是吴耀军集报人生的重大转折,他来到了广州,看到了更为广阔的市场,并发现要想从众多收藏者中脱颖而出必须要有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吴耀军把报纸收集的重点移到了号外上,因为号外一般都是记录重大事件的,其新闻、历史价值都很高。从此,他一边“主攻”报纸号外,一边兼顾各种精品报纸。如今,吴耀军收藏的各种报纸已有1.2万多种,10万多份,其中仅报纸号外就有800多种1万多份,这在集报界是绝无仅有的,他堪称“集报大王”。据有关人士估计,他的收藏品价值已经超过了千万元。

  集藏理想:办一个报纸博物馆
  吴耀军一直希望自己收藏的报纸能让更多人看到,去年他终于圆了这个梦。如果说1998年是吴耀军集报事业的重大转折,那么2003年便是他收藏人生中光芒四射的一年。这一年,他组织策划了两个颇具影响力的报纸展览。 
  首先,是首届中国报纸号外收藏展。这个展览在广州、北京、武汉三地巡回展出,都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引来全国各大媒体争相采访。展览结束后,吴耀军还向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分别捐赠了30多种珍贵的报纸号外。其次,是由中海康城与中国号外收藏联谊会主办、佛山市法建拍卖有限公司承办的“首届中国百年报纸精品展暨拍卖会”(展品全部由吴耀军提供),同样,它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提起这两个展览,吴耀军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他看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能够让自己的宝贝展现在世人面前是件非常快乐、让自己很有满足感的事情。关于未来,吴耀军也勾画出美好的蓝图,他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报纸博物馆,把自己的藏品全部纳入馆中,供大家欣赏,让人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的过去,中国报纸的过去。

  藏宝之地 方寸之地藏报10万余份
  走进吴耀军在广州广花四路的家中,主人的爱好便豁然呈现在眼前。堆得像座小山似的旧报纸占据了客厅1/4的空间,其余的地方随意地摆放着几件简单陈旧的家具,唯一看起来还比较光鲜的就是一台198升的电冰箱。再走到里面的房间,更是让人大吃一惊,两个房间的每个角落堆满了发黄的旧报纸,好像要把整个房间都吞噬了一样。
  虽然从美观的角度来说,吴耀军的家是不敢让人恭维的,但他自己很满意:“我要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来存放我的宝贝”。记者发现,存放报纸的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有门,而另一个却只挂着门帘。吴耀军说,这是因为房间的门被倒下来的报纸砸坏了,所以就换成了门帘,以防同类“事故”发生。
  在吴耀军家里现藏有清末民初、城市解放、“文革”、报纸号外、创刊号与重大节日等30余个专题的报纸10万余份。

  藏品拾英
  《关东日报•人民解放军解放北平号外》
  《关东日报•人民解放军解放北平号外》,诞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之际,高61.2厘米、宽42.7厘米,整张号外用红色印刷,以突出喜庆气氛,并配图5张,尽显图文并茂的审美情趣。号外的左上角是正阳门前的北平街景图,表现出繁华喜庆的北平;右下角是天坛;左下角为北平区域地图,其右上方是用圆圈圈住的北平街景图,图中有地坛、天坛、故宫、西直门、朝阳门、正阳门等北平的一些标志性建筑与景点,下面紧邻着的是一个直径为4.1厘米的五角星。
  这份号外与现当代传统印刷工业中的大度、正度或特度印刷不同。初步分析,该报应该是用前苏联的特制印刷机器印的。
  
  《民论日报•紧急号外》
  《民论日报•紧急号外》出版于1917年7月2日,该号外长32.5厘米,宽25厘米,自右向左采用文言文繁体字竖排,土纸印刷。
  该号外用968字的篇幅,记载了满清复辟宣统登位后的具体施政方针,共列出了9条。这条消息在“本社北京特派员专电”的粗黑字体下,标明了“午前六时发,午前十一时五十分到”的时间标示,这说明,在当时报业并不发达的情况下,新闻前辈们就有了“抢新闻”的意识。
  
  《大公报•解放广州号外》
  《大公报•解放广州号外》于1949年10月14日出版,该号外刊登了解放军当天解放了广州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以摧枯拉朽之势于凌晨通过海珠大桥,广州旋即宣告解放。广州是我国南方大城市,广州的解放标志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胜利……”
  这份号外只有一个4开的整版,套红的“号外”两个大字相当醒目,标题为《广州解放,解放军进驻深圳》,是目前吴耀军收集到的惟一关于广州解放的号外。

    藏主访谈
  历史意义、发行量、版面编排
  三方考量报纸收藏价值
  记者:你在收藏各种各样的旧报纸时,有什么选择标准呢? 
  吴耀军:我近几年主要都是收集报纸号外,主要是因为号外的发行量比较少,毕竟物以稀为贵;还有就是,号外所记录的事件一般都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它比较有历史价值,很值得收藏。
  在选择号外时,我有三个准则:第一是看其记录的历史事件的影响力大小;第二是看它的发行量多少;第三是看版面编排的好坏。历史事件的影响力越大,发行量越少,版面编排得越漂亮,它的价值相对来说就会高点,这也是我们集报人所渴求的。
  记者:你主要从哪些渠道收藏到那么多旧报纸? 
  吴耀军:我主要跑一些古玩市场,像广州的纵圆市场和西关古玩市场、北京的报国寺、上海的多伦多文化名人街、安徽合肥的城隍庙等,这些地方都是我常逛的地方,它们是我起早贪黑的“职场和考场”。另外,我组织了一个中国号外报收藏联谊会,四海之内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经常会在一起交流信息。可以说,我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眼线”,他们有信息就会通知我。
  记者:这些年代悠久的报纸都很珍贵,也很脆弱,你平时怎样保存它们?
  吴耀军:保存过程中一般问题不是很大,只要不要暴晒、雨淋或被虫咬就可以了。对于大多数藏报,我是把它们平整地夹在一片普通的大报纸里面,而对于那些特别珍贵的,我会用相框把它们装起来。其实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我那么多的旧报纸,不可能都装起来,所以只好精选一些了。我希望能建立一个报纸号外博物馆,这样我就可以把自己的收藏全部放到那里去,而且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但目前广州市还没有关于私人博物馆的法规出台,可能还要过段时间吧。
  记者:与其他收藏品相比,报纸收藏是否比较“穷”?
  吴耀军:似乎大家都公认一个事实:集报者大都是“穷光蛋”,他们远不及集邮、币、卡、章、券、票、证之类的收藏家手头宽松。这或许是集报市场严重滞后所导致的。然而,报纸所承载的历史信息含量是其他收藏品所无法比拟的。目前,社会对报纸收藏的认知度与接受度正在提升,民间精品老报也被不断挖掘出来,报纸的收藏价值与市场公信力大幅度提高,这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

  个人收藏之最
  最贵的报纸
  《关东日报•人民解放军解放北平号外》是吴耀军最贵的收藏,是他花了1.9万元买来的。这件藏品也是他费了最多周折才得到的,因为它经历了五位藏主之手,跨越了北京、天津、安徽三个省市地区,才最终到达吴耀军的手中。 
  
  最早的报纸
  1889年的《京报》是吴耀军收藏的报纸中年代最早的,是吴耀军在北京报国寺买的。因为年代很久了,所以报纸损坏程度较大,分成四块放在框里。“当时开价很高,后来我还是凭着我对集报的执着和顽强的毅力说动他了,卖给我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吴耀军说。
  
  最小的报纸
  《边区政报》民国31年8月26日号外。在转战陕北期间,为使政府工作适应战争环境,更好地为战争服务,帮助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加强学习,上下左右交流经验,林伯渠领导边区政府创办了《边区政报》。

  收藏理念
  走市场之路 以收藏养收藏
  集报是“烧钱”的“练眼”事业。说它烧钱,一点不假,一张旧报纸动辄百元、千元甚至万元;说它练眼,也是非常贴切,有些报纸虽然年代久远却没有什么升值潜力,选择什么样的报纸就要看你能不能用智慧的眼睛相中“千里马”。
  这样一个“烧钱”的事儿,如果一味地投资而不让它走向市场只能是死路一条。吴耀军坦言自己只是一个工薪阶层,没有太多的钱投入集报,因此他采取了“以报养报”的策略。现在,他认为值得珍藏的报纸,一买就买几份,留一两份自己收藏,剩下的就卖出去,这样赚来的钱就可以买新的报纸,他的收藏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
  走向市场,这就是吴耀军最基本的收藏理念。虽然听起来有些功利,然而却是集报事业能够走向辉煌的必经之路。

  收藏趣事
  以报为媒,找到知心爱人
  2000年是吴耀军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他通过报纸这位“月下老人”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
  2000年的一天,吴耀军还是像往常一样开始四处收集报纸,《广州日报》上的一则征婚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征婚的人就是吴耀军后来的妻子彭月华,一位来自潮汕的美丽贤惠的姑娘。
  经过一段时间的追求,吴耀军凭着自己独特的经历和文学才华打败了其他的追求者,获得了佳人的芳心,最终在2003年初和彭月华走进了幸福的婚姻殿堂。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可爱的女儿。

  全息广州
  藏报的积极人生
  藏报事小,能坚持者却非常人。即使是自己写的文章,能全部集完的人可能也不多;即使手边有现成的报样,可以把一年来的报纸一期不落地全部集齐的也应该是少数。 
  藏报不像藏画藏瓷藏邮票,不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变得更值钱,藏报更多时候是自娱自乐的行为,是文人才有的雅好(发源于某种资料整理的初衷)。君不见李敖在慷慨激昂地发表意见时,通常从桌底下拿出准备好的发黄的报纸说:“大家请看,这18年前的报纸已经登载了,说明什么才是好女人——真正的女人是让男人一看到她……浑身都软了。” 
  没有自得其乐的心境,是玩不了藏报这一繁琐的工程的,而且这玩法还得有方向性,没有方向性的藏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怎么玩也玩不过图书馆,而如果你只满足于成为图书馆,那你即使收集了很多的报纸,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有的人把所有与昆虫有关的文章全部收藏起来,有的人把有关打仗的图片全部收集起来,也有的人把介绍女人丝袜的文章集中起来……上述种种,只要收藏数量达到一定年限,那么手里的货应该就有点意义,因为即使卖不了钱,也算是一笔珍贵的资料。 
  在藏报开始分类的基础上,还真的出现了商机,比如专门剪报的公司,好像某行业的剪报服务费用一年高达1.2万元,而中国一年才有数百份看着还像点样的报纸,只要把这些报纸都订阅了,再雇几个会拿剪刀的人,就可以开展剪报大业了。 
  藏报的人大约都是百晓生,因为每当闲暇,他们就会整理积存的报纸,他们把这一过程当做是一种享受人生、回首岁月的好方式。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未尝不是积极的人生。如果藏报的同时还能读报,运气好的话,利用自己懂得多点的优势,去出版界做个校对或者去报刊做个编辑,也算没白读那么多文字。
  广东多藏报人,广州有、东莞有、南海有、湛江有、深圳也有,从巴掌小的报纸到楼房大的报纸,从清朝的报纸到古老非洲的报纸,报纸上记录着太多的喜怒哀乐,它让我们可以读到过去如在眼前。如果这些藏报人在收藏的同时还能做点笔记,写点感想,说不定也可以成就另一个李敖。  □张别离

相关搜索
 ·11山东滕州报友:鲁煤刘建华(附图)
 ·04江西上饶报友:婺源戴向阳(附图)
 ·03贵州黔南报友:贵定石天柱(附图)
 ·02安徽淮北报友:濉溪县郑华(附图)
 
首页 - 关于我们 - 集报论坛 | 珍品欣赏 | 中国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