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报纸新闻
      报展快讯
      报纸之窗
      报友推介
      报友情怀
      集报文摘
      生日报纸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站新闻 > 集报文摘
云南昆明:抗日战争时间《正义报》曾编发“飞虎队”号外
添加时间:2010-12-01   浏览次数:2526   来源:云南网   作者:王宏杰

        飞虎队,二战时期抗日战场上的一支奇兵,它曾令侵略我国的日本空军闻风丧胆,并开辟了世界闻名的“驼峰航线”。刘同霖,一个土生土长的开远人,因为抗日战争,让他和翱翔于蓝天的“飞老虎”有了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

        眼前83岁高龄的刘同霖很瘦,深深陷在围满软垫的椅子里。脊柱上的疾病几乎夺去了这位老人的行动能力,令他不能久坐、久躺、久站。尽管年事已高,病痛加身,但刘同霖老人在回忆当年为飞虎队做后勤的日子时,依然头脑清楚、表述清晰,仿佛60多年前的往事就发生在昨天。

       日寇飞机狂轰滥炸

        1941年,14岁的我从开远只身来到昆明求学。当时,正是抗日战争相持阶段。中国的空军已被战争消耗贻尽,日军肆无忌惮地狂轰滥炸云南大后方的交通要地、民生必需品工厂、设施,破坏正常的生活秩序,以迫使中国投降。开远、昆明就在其滥炸之中。

        来到昆明后,我住在做生意的姐夫家里。因为每天遭受日机袭击,昆明城内人心惶惶,全城商店无法营业,学校也都搬到城郊去了,白天不开课,以防日机空袭。当时昆明在圆通山上虽然有高射炮,但要对抗日本强大的空中力量,无异于螳臂挡车。在那段时间里,人们每天都要准备好干粮到昆明东郊村里躲空袭。我夜晚则到青年会夜校修学英语,学校的老师是西南联大的学生。

        飞虎队来了

         这样每天早起准备干粮、水果、书刊等到昆明城东郊躲空袭直至下午五六点,百姓生活怎么过啊?!一天下午,在东郊躲空袭的我正和别人说着话,突然看见滇池上空有飞机作战,3架日机被击落,掉在滇池里。当天,昆明一家进步报纸——《正义报》就出了号外。大意是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来华作战,给日本空军迎头痛击,共击落敌机9架云云。我后来知道,这支打起战来不要命的美国志愿航空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因其作战勇猛而被称为“飞虎队”。

        飞虎队在昆明首战告捷后,又节节击败日本空军。吃了败战的日本空军再也不敢贸然进犯昆明。昆明上空没有了空袭警报,商店重新正常营业、学校回迁,生产生活秩序得以恢复。昆明全城百姓欢欣鼓舞,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天!飞虎队员走在街头,老百姓都伸出大拇指说:“老美,顶好!”一时,这声音成为中国老百姓在还不懂英语的情况下,对飞虎队纯朴、真诚的感激之情的表达。飞虎队员经过翻译理解了这声音的内涵,认为中国人是有礼貌的民族,他们也回敬了一声“顶好”。从此,不仅大人,甚至连三岁的小孩都会说“顶好”。这一声音也成为双方互相见面时的问候语。直到今天,二战飞虎队老兵重访昆明时,还连声问候“顶好”。

        1942年7月,美国政府出于战略考虑,将飞虎队这支志愿航空队并入美国陆军航空队,部分队员继续留华协助作战,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重要力量。1943年3月,特遣队被编为第十四航空队。

        见到了陈纳德将军

        1943年底,因为懂英语的缘故,我经人介绍进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战地服务团昆明空军第二招待所当后勤兵。这个战地服务团的组织者是郭沫若。昆明空军招待所有十几个,实际上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的军营,有数百名飞行员、地勤人员驻扎在五里多第二招待所。

        在招待所里,我主要负责宿舍、食堂、洗澡间、礼堂等后勤服务管理,工作十分琐细:安排人员打扫美军宿舍卫生、床单两天一换、飞行员5点半要吃上早餐、每天保证热水供应等等。然而平凡琐碎的工作中也有激动人心的时候——在礼堂听美兵一月一次的演讲。其中印象最深的演讲题目是《我们为何而战》。美国军官在台上慷慨陈辞:“我们为何而战?是为和平而战!我们为何而战?是为正义而战!”精彩的演讲感人肺腑,台下掌声雷动。

        交织着琐细与兴奋、平凡和激动,日子过得飞快,不曾驻足,直到有一天,陈纳德将军带着夫人陈香梅来到第二招待所。美国陆军退役军官陈纳德组建了飞虎队,飞虎队并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后,陈纳德恢复现役军衔,后来升任少将。身着军装的陈纳德将军给我的印象是:高大英俊,满面笑容,说话诙谐,没有官架子,和士兵们打成一片。我有幸在招待所礼堂里听了陈纳德将军的演讲。如今时隔将近70年,我仍然清晰记得陈纳德将军的演讲内容:“日本法西斯是全世界的敌人。我们帮助中国人,也是帮助我们自己。”抗战中,飞虎队每一次与日本空军作战或飞越“驼峰航线”,无不体现着陈纳德将军演讲的精神。

        与“飞虎”交朋友

        在蓝天,飞虎队给人留下了勇敢刚毅的“硬汉”形象,而在招待所,我却看到了生活中飞虎队员们更鲜活、生动的一面。

        第二招待所的条件很艰苦,住的是平瓦房。飞行员、地勤人员白天出任务,很辛苦,为了调剂生活,招待里除了一月一次的演讲,每周还有舞会、放电影,美军官兵们也会打打桥牌等。有时晚上没有任务,这些美国兵就会三三两两到昆明城里消遣。当时昆明城里有一条晓东街,很短,却热闹非凡,街上卖着各种洋货:塑料提包(当时中国还不会生产塑料)、玻璃包、尼龙袜、丝袜等,有非限制性酒吧,街上还有当时西南最好最大的电影院——南屏电影院,影院里放的都是英语汉字的好莱坞电影,音响和图像效果相当于当时美国国内电影院的水平。招待所里的美国官兵来到昆明城里,就去晓东街泡吧、看电影。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发现招待所里的美国官兵都很随和,没有等级观念,最喜欢吃桂花炒饭、糖醋里脊等中国菜。他们对招待所里的中国人态度很好,会分后勤人员一些他们从美国带来的香烟、口香糖等。一些美国士兵愿意与我探讨人生问题,乐意和我做朋友,而我也像朋友一样帮助他们。有好多次,这些美国官兵晚上要到昆明城里消磨时光,会带上懂英语的我为他们做随行翻译。那时昆明城里通用的货币是国币,而美国官兵带的是美元,本来美元也在市场流通,但没有换成国币便宜,我的“任务”是把美元兑换成国币,让他们方便看电影、泡酒吧、买东西,我则在一旁做翻译,有时也帮他们买电影票。

        这些美国航空兵每一次飞行任务都是出生入死,即使是最优秀的飞行员在飞越“驼峰航线”时,也有大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在与我的交往中,谈得最多的就是战争以及生死。有几次,他们和我说起战后的打算,有的说要买个农场当农场主,有的说要继承父业办工厂,有的说如果战死沙场,希望把遗物带给未婚妻。一个叫约瑟夫的美国宾西法尼亚州人回国后,曾给我寄来一封信,说他还没有找到工作,估计到圣诞节前都找不工作了,言语间有些悲观。我给他回了一封信,说了中国当时的就业情况,并鼓励他乐观地生活。遗憾的是,后来因为各种缘故,我们没有再联系。

        抗战结束后,招待所解散了。此后,我的人生经历了许多坎坷。但无论怎样,为飞虎队服务的这两年时间,是我毕生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后记:随着刘同霖老人的回忆,一个甲子前的往事在记者眼前渐次清晰起来。像刘同霖老人这样不在抗战一线,却为抗战同样作出贡献的中国人还有很多,他们都是那一段历史的见证人。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历史不会忘记那些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英烈,也不会忘记像刘同霖老人这样的幕后英雄。正如刘同霖老人说的那样:“我为抗日战争尽了一己之力,做到一个中国人应该做到的事。”  

相关搜索
 ·云南昆明:《春城地铁报》2012年12月25日首发
 ·云南昆明:《云南法制报·交通安全周刊》
 ·云南昆明:《都市时报》2008年5月13日编发地震号外(附图)
 ·云南昆明:《昆明日报》刊登领导干部电话专刊(附图)
 ·顺藤斋主之看《保定抗日战争实录》之黄土岭战役有感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