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报
创刊号
清朝报
文革报
特殊材质报
号外报
其它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顺藤斋
顺藤斋主怀念保定作家“荷花淀派”的传人韩映山
添加时间:2006-07-27    浏览次数:3398    作者:顺藤斋主    信息来源:集报网

        2006年7月22日《保定晚报》第10版《文化》一栏中,编辑芦燕编发了原保定一中副校长郑新芳先生撰写的文章《“荷花淀派”的传人——韩映山》。该文“引子”写道:“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有一个著名的文学流派,即以孙犁为代表的荷花淀派。他们都以华北大平原,特别是以白洋淀农村为写作题材,以充满理想的浪漫主义为创作方法,以清新优美的语言细致入微的描述为风格,薪火相传,进行文学创作而形成了流派。”记得我们上中学时,老师也是这么讲的。但是那时候好像对白洋淀、荷花淀之类的词,感觉很遥远、陌生,不像现在感觉就是在自己家里那样亲切;对于像孙犁这样的人物,更是觉得仅仅是一个名字而已,像他们这样的知名作家,感觉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逐渐增加了一些社会阅历,了解了一些人物关系,知道了一些保定的作家除了有“山药蛋派”的,也是这个“荷花淀派”的。
        这次拜读了郑先生的大作,更加了解了一些关于韩映山先生的一些情况,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知道了韩映山和刘绍棠、从维熙、房树民等都是孙犁先生的弟子,只有韩映山是荷花淀派的真正传人。韩先生又名韩祖盼,1933年生于地处白洋淀边的保定高阳县教台村,是在白洋淀边戏水长大的孩子。后来他在保定一中上学。我想,这也是郑先生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吧,因为在这篇文章的标题下边还有一个破折号——从保定一中走出的著名作家之一,这说明还有以后的作品出现,肯定也是从保定一中走出的。今年,是保定一中百年校庆的年度,作为活动之一,学校在往事回忆及校文化底蕴的宣传上下了不少功夫。这篇文章,郑先生肯定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既回忆、缅怀了韩先生,有很好的宣传了一中。我在保定三中上高中时,便和同学浩子利用业余时间,为《大千世界》摘稿,那时的主编即是韩映山先生,副主编是耿直先生。我们那时年纪十五六岁,利用放学时间骑自行车到位于保定市秀水胡同保定市文联院内的《大千世界》投稿。印象中,没有和韩主编打过交道,但耿直先生经常向我们讲授摘稿的技巧和注意事项。在后来,听说并证实了《大千世界》的倒掉。一个当时发行数量创下300万份份,曾在八十年代中期至末期风靡一时的《大千世界》报,因据说是人为原因被关掉了,简直是倒掉了。令人心痛!!!作为一名集报爱好者,我每次看到《大千世界》上头版注明的主编韩映山时,就生出一种对他怀念的感觉。如果有机会,我会邀请韩先生之子大星兄在我收藏的《大千世界》报上签名留念,以怀念映山先生。


附:

  一、韩映山先生简介
  二、韩大星《怀念父亲韩映山》
  三、《莲池周刊》刊登的有关《大千世界》的内容选编

一、韩映山先生简介


姓  名: 韩映山
笔  名: 杜鹃
性  别: 男
生卒年份: 1933-1998
民  族: 汉族
 
 
  河北高阳人。中共党员。1953年毕业于保定第一中学。1956年参加工作,历任河北省文联编辑,天津市文联编辑,保定市群众艺术馆创作员,保定市文联主席,编审。河北省政协委员。1952年开始发表作品。197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散文及小说集《水乡散记》、《紫苇集》、《绿荷集》、《串枝红》、《满淀荷花香》、《明境塘》、《孙犁的人品与作品》等。《春秋情》获河北省第一届创新奖。 
 
 二、怀念父亲韩映山
 

            韩大星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六年了。这几年陆续有父亲的生前友好、门人学生写了纪念缅怀的文章,报刊发表的达二三十篇了,写得都很感人。三周年忌日时,舍妹韩梅也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文字,登在报纸上,母亲含着眼泪看了好几遍,喃喃地说:这个小闺女写得真不错。而我,几次拿起笔来,在纸上划来写去,却终不成个文稿。惭愧如我,无颜面对老母期待的目光。在外人的眼里,父亲是一位德高望重著作等身的作家,一位知人善任和蔼可亲的老师。但,这是别人所认识的父亲,和我这个做儿子的感受毫不相干。在我尘封的记忆里,父亲是非常严厉的,脾气很暴躁,我和弟弟在小的时候没少挨他的巴掌、棍子。 

     我中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旋赴湘、徽学习,后来又调工作来到省城,和家里的联系就靠写信了。我不喜欢父亲每次信中的说教、训斥,平平淡淡的看不出一点感情色彩。不过,等到我也做了父亲时,才体会到做父亲的艰辛来。才知道,父亲其实是很爱我的,只是他不知道怎么更好地表达罢了。全家随父亲调动工作,自繁华的大都市天津来到小城市保定,住进了风景绝佳的古莲花池,父亲的脾气秉性倒改了不少,经常陪母亲做些家务,喂鸡、养猫,有时也和我们兄妹说些趣闻轶事,妹妹说以父亲的口才,上台说相声都够格了。

  父亲还买了组合音响听他自幼喜欢的京剧、评剧、河北梆子,我想这可能是和他终于有了个舒心的环境,工作也比较顺心有关吧。父亲是很勤奋的:天刚亮就出去散步、打几套太极拳,回家吃点早饭后,就趴在桌子上写稿,常常到了饭熟,母亲得催他好几次,才能拽到饭桌上来,午后小憩一会儿,下午和晚上或者看书读报,或者陪客人聊天。床上枕边也放着打开一半的书:曹雪芹的《红楼梦》,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有许多作品问世并集结出版,是他一生之中最好的时光。 

     我参加工作后,开始喜欢在业余时间摆弄石头,研究书法篆刻,尽管初学手还比较生,父亲却屡屡向他的师友们推荐,让我给他们刻“戳子”,文艺界的如田间、孙犁、贺敬之、刘绍棠等都用过我的印章,作家孙犁在给父亲的信中也好几次夸赞我,这让他颇感自豪。父亲对我说,篆刻是一门综合艺术,不是光会刻就完了,要多读书,增加修养,什么都得知道一些,否则,闹腾一辈子只是个“戳子匠”而已。父亲打开他的藏书柜子让我挑书看,使我受宠若惊,因为他以前从来不让我们兄妹去乱翻他视为第二生命的书籍,这也许是父亲对我表示关爱的另一个侧面吧。我虽然自小就捧着书看,但我以前几乎不屑于看父亲写的书,认为那都是千篇一律地写好人好事的小说,和享有盛誉的大作家笔下的文字相去甚远。的确,父亲是解放后成长起来的作家,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但在父亲的最后几年,我偶尔也会翻翻读读他晚年的小说、散文,发现很有他独特的地方;简约、凝练、平易近人,能将繁琐芜杂的事情用几句点睛之笔娓娓道来,绝不拖泥带水。于是索性又跟父亲要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小说集《作画》、《一天云锦》等看起来。他热爱农村和农民,这是可供文学才力驰骋的广阔天地,写得很是轻松、愉快、流畅、活泼———这几句话是当年孙犁写的热情的评论。 

     父亲的学生段华曾经和我谈过孙犁和父亲的关系,说孙犁一辈子在文艺界成就很大,但性格耿介,看透了社会上许多事情,有火眼金睛似的观察体验,对他身边的人包括朋友都有微词,读他的文学作品都可猜测出这是写谁谁的。可我从来没听到过孙犁对你父亲有哪怕一句责难的话,他二人之间的关系我认为是最纯洁、最可信赖的。我听了之后,感慨不已,以为这是孙犁对父亲最诚挚的评价吧。 

        1997年夏,我陪父亲驱车奔天津开“梁斌文学创作研讨会”,趁休息的空儿,到天津总医院探望久病在床的孙犁,这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那次交谈超过了二十分钟,陪护的大夫说,这是孙老入院三年来会见客人时间最长的一次了,看样子孙老很高兴。第二天,开车回保定,一路上父亲和我说了他和孙犁的事,孙犁对很多人的看法,并举了事例,别人和他的关系,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文艺界错综复杂的关系,使我知道了很多的真实情况。印象中,那是父亲和我谈得最久的一次,似乎比一生都要久,今天想来,仿佛是自知生命快走到尽头了,在向我交待后事一样。 

     父亲是1998年6月12日走的,那几天,天气特别炎热,可当天下午却突然转阴,下起了小雨,一连三天,老天莫非也知道地球上有个人走了,施降甘霖为他送行,四年后孙犁也撒手人寰,天津市那几天也下雨,古人说“天人合一”,怕是很有道理的。父亲的墓立在满城抱阳山麓,请一位擅长古文的朋友写了碑文并镌刻了石碑,登山四望,一片广袤的田野,农村宅院升了炊烟,袅袅。远处的城市映照在蓝天下,清新。父亲得以日夜守望着生他哺育他的冀中大平原,应该是无憾了。

附:篆刻“杜鹃花发映山红”,并作小诗,以纪此事:

构筑七年七字章,

几经操觚漫思量。

今朝阴雪天欲晓,

铁笔灯下舞铿锵。

———献给父亲甲申中秋大星敬作

(原载于http://www.sjzdaily.com.cn/back0701/zppd/20040917/GB/dspd^1^12147^7b002.htm


 关注保定现象 ——巅峰文化的精彩与无奈
       

        虽然保定只是一个中等城市,可是存在于保定的先进事物却丝毫不亚于一些大城市。在每个年代,保定都有领先省内甚至全国的事物。而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名城,保定在文化产业中的创新和领先作用尤其突出。《大千世界》报曾经在自己的年代中创下“奇迹”。可是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总有一些荣誉不会永远持久,总有很多现实我们必须接受。
        在保定文化产业中,曾在八十年代中期至末期风靡一时,创下300万发行量的《大千世界》报,现在也已经是踪影全无。综合各种因素,《大千世界》报被政策性关闭则应该是典型的“人由症”了。
        在保定的其他行业也存在着很多类似的现象,比如保定的体育、保定的作家,保定的科技等等。我们暂且把这些统称为“保定现象”。它们代表着保定曾经的辉煌,可是相比之下,也折射出了现在的落魄。
  
    ■保定现象之——人由症


        如果把《大千世界》报的成就拿到今天,绝对是保定“历史文化名城”的突出贡献者。在那个文化刚刚复苏的年代,《大千世界》的出现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经历了文革时期精神食粮的匮乏,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初期,很多新的思潮开始涌动和萌发。1985年《大千世界》正式创刊,由保定市文联主办,半月刊。她本着:“博采中外,以中为主;兼具古今,以今为主;长短并举,以短为主;雅俗共赏,以俗为主”的办报方针,注重品位、趣味和知识、好奇。作为一份综合性、文艺性的报纸,《大千世界》的出现使当时的人耳目一新,极度的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
        应该说她是应时而生,于是一开始正式发行就达到了30多万份的发行量,经过四个月后就已经还清了当时的债务1万元,并且开始赢利。到了86年、87年,已经达到了200万份以上,如果加上八个分印点的发行数量,预计已经达到了300万份以上,其中只在北京的发行量就达到100万份以上。这个数目,远在人民日报之上。而报纸的价格也从开始的5分涨到了后来的一角五分。这个价格在今天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当时却带给了《大千世界》报极大的利润,当时参与《大千世界》报编辑的共有20个人,于是文联拿出了一大部分利润给员工解决了福利,他们每人分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居室。
        据老一辈人回忆,当时的《大千世界》报充斥在各个角落,连著名作家刘心武的小说中也出现了她的影子:一位青年,在车上看的都是大千世界。一个地方的报纸,影响力却波及到了全国。当时的编辑之一钟恪民认为,如果从今天新闻报刊史的角度看大千世界,应该说她开了风气之先。虽然排版上依旧有些当时的死板风气,当时其内容却市丰富有趣的。比如当时会登诸如《关云长使过青龙郾月刀吗》等文章,甚至影响到了人民日报的文风。
        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千世界》于1990年1月1日正式停刊。
        有人说《大千世界》的停办完全是政府行为,因为当时的情况是触及了正规的政策;也有人说她的停办是因为超大的发行量冲击了北京的一些当地媒体以至怨声四起。更有人说,她的停办也是因为大千世界内部后来没有积极争取复刊,也有人说当时的领导出现了经济问题,打击了同志们参与工作的积极性。除了客观的大原因,其他的传言我们无法考证,只是这些都是由人而起,所以大千世界的消亡,我们只能归为保定现象的人由症。
        停刊后四个月,文化部授予《大千世界》大众文学贡献奖,这件事也被载入《保定大事记》。这或许是给《大千世界》划的一个最完美的句号吧。(原载于http://www.lczk.cn/news.asp?id=2098

相关搜索
 ·顺藤斋主之参观河间白求恩手术室旧址(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赠书《<晋察冀日报>通讯全集》
 ·顺藤斋主之保定解放经过
 ·顺藤斋主之保定土桥在哪里?(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孤军英雄》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期待拜见白求恩为其接骨手术的李盛才
 ·顺藤斋主之喜获白求恩铜像(附图)
 ·顺藤斋主之参观“金秋有约”师友书法展小记(附图)
 ·顺藤斋主之莫言的文学之路始自保定(附图)
 ·顺藤斋主之1908年宋庆龄赴美留学《政治官报》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1936年柏林奥运会《申报·每周增刊》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影《夜盗珍妃墓》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勇者无敌》中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勇者无敌》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回顾河北大学成立(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8年10月9日《大众日报》钱伯英报道(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9年2月2日北平解放《新华日报(华中版)》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东方》中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东方》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藏了一份2011年3月28日的《河北法制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雪豹》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睹《 牡丹江日报》思杨子荣英雄(附图)
 ·顺藤斋主之睹《河北大学》报纸思张承先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今日望都》创刊号(附图)
 ·顺藤斋主之质疑1931年7月6日《民国日报》征婚标准
 ·顺藤斋主之《人民日报》标点疑似错误(附图)
 ·顺藤斋主之“白沟新城”名称趣谈(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没有策划《保定日报》“白沟新城”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盛赞2010年9月18日《河北日报》头版版面(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阎肃先生《保定晚报》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2010年保定中考第一名之孙嘉瑞(附图)
 ·顺藤斋主之《洪湖赤卫队》中《洪湖日报》没有露怯(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得傅作义之女傅冬梅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阎肃先生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上将王喜斌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保定人刘杰获得大奖(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报友周连成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民兵》创刊号(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收《人民日报上海世博会开幕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潜伏》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值得上央视春晚的小品《签约》(附图)
 ·顺藤斋主之数字解读庞伟杜丽“大婚”(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遇李肇星先生猛夸《保定晚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顺集有关四川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闻奥巴马访华,晒中美建交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怀念保定军校校长蒋百里女婿钱学森
 ·顺藤斋主之存购书籍目录(截止20091015)
 ·顺藤斋主之存购书籍目录(截止20090928)
 ·顺藤斋主之部分报纸整理目录(20090906)
 ·顺藤斋主之保定市文化产业协会成立(附图)
 ·顺藤斋主之读记《安国大事记(1945年—1983年)》(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获国庆报纸
 ·顺藤斋主喜获王文志先生《我的刑侦手记》(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牟炫甫、刘玉婉、李星等人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铁凝之父铁扬签字及画册(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报纸展览介绍
 ·顺藤斋主之喜获冯艺赠书和滕长富来访(附图)
 ·顺藤斋之保定报纸介绍——《航空证券报》创刊号(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喜得《地道战》高传宝扮演者朱龙广先生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藏的有关郭晶晶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获得华国锋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保定广电报郭晶晶再夺金牌号外面世(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报纸郭晶晶再夺金牌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人民日报奥运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评《人物周刊》(附图)
 ·顺藤斋主收集的日报攻占保定资料(附图)
 ·顺藤斋主评《保定晚报》关于庞伟郭晶晶夺冠报道(附图)
 ·顺藤斋主喜见保定报纸郭晶晶号外上市(附图)
 ·顺藤斋主之发表《四位奥运冠军签名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报纸庞伟号外面世(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报道“京化高速”的各报比较(附图)
 ·顺藤斋主电视上看到火炬手陈印田(附图)
 ·顺藤斋主保定再会著名“红色收藏家”秦杰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得邵华签字(附图)
 ·顺藤斋之保定报纸介绍——《大千世界》创刊号(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报:忆得耿直先生在《大千世界》上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签字计划:期待郭庚茂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导演刘杰先生签字报(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保定钟楼商厦》(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得张劲鹰签字怀念韩映山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怀念牛满江教授(附图)
 ·顺藤斋主梦望《长城汽车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京城拜见著名“红色收藏家”秦杰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胡贵平先生大作《收藏与鉴赏》(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焊接大王”孟宪章师傅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再得踏上南极的王雷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作家徐光耀先生签字报(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对联:白洋淀文化苑里有文化(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喜得相声演员姜昆先生在保定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体育世界冠军篇之08:喜得美女张晶签字(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厕所:玉兰香、竞秀公园等四厕(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牌匾:南市区四大班子牌匾悬挂正确(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书画:从书画的题写看左右(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巧得《篱笆、女人和狗》导演陈雨田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面请苏叔阳先生在《保定晚报》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恩《大千世界》编辑耿直先生赠报有感
 ·顺藤斋主之儿子帮忙找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言《南方周末》宝马汽车广告(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得吴林书法作品(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东风日报》号外系列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红军长征胜利到底是1935年还是1936年?(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言河北保定市里领导调整后报纸记录(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收《河北民航》第一期(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女孩吴琼继续《梦想中国》(附图)
 ·顺藤斋主感言慈善家李春平:忏悔无门?还是忏悔“woman”!
 ·顺藤斋主回忆八年前薛子英先生为“保定集报”作诗
 ·顺藤斋主认为《足球》关于刘翔破记录策划好
 ·顺藤斋主期望出现刘翔夺冠的报纸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看《保定抗日战争实录》之黄土岭战役有感
 ·顺藤斋主之黄胄是家乡人的骄傲(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望能够得到姚明签字的报纸
 ·顺藤斋主之期望得到费俊龙、聂海胜签字
 ·顺藤斋主之感言200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附图)
 ·我们之斗室里的《大千世界》
 ·顺藤斋主之喜获罗杨先生题词(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斋名感言(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冉文纪先生赠画(附图)
 ·集报圈子:顺藤斋主博文在搜狐首页刊出(附图)
 ·河北报友:黎艳辉成为《保定日报》“人物”首位(附图)
 ·河北报友:黎艳辉顺藤抚摸历史光阴(附图)
 ·河北保定:回忆斗室里的《大千世界》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