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报
创刊号
清朝报
文革报
特殊材质报
号外报
其它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顺藤斋
顺藤斋主之看《保定抗日战争实录》之黄土岭战役有感
添加时间:2006-07-12    浏览次数:3144    作者:顺藤斋主    信息来源:集报网

        今天(2009年7月12日),在单位看了一会儿从孙政委那里借来的《保定抗日战争实录》的一部分,主要是关于“黄土岭”战役的。这部书是由保定历史文化专辑编委会编写的,由新华出版社出版,全四册,定价102元。关于该战役,书中较为详细地介绍了情况。记得我在上高中时,在那个为了高考的时代,老师们只是让我们记“发生在河北涞源县”,我们也只是瞎背,根本不知道这么著名的战役就发生在保定——“河北保定的涞源”。可能那是保定地区和保定市还没有合并的原因,老师就没有讲,也许冒昧地说,他(她)们也没有去过那里,不好讲细吧。反正我觉得,如果老师要是有针对性地讲课,肯定学生们记得更牢。还好,我记得有次考试,我答对了,好像高考都有这道题。
        有时出差到过黄土岭那里的周边,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到那里,等什么时候,我一定去那里看看。到时,在现场回味一下战争的感觉。作为集报爱好者,当然也可望得到记录这个事件的日本报纸——《朝日新闻》等报,估计时间应该是1941年11月23日。据了解,东京各大报刊都刊登了一条来自中国战场的消息,《朝日新闻》连续三天以通栏标题痛悼:“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不知哪里有,估计得在日本的集报市场上才能够找到。

附:网上关于此类的报道
 
一、“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黄土岭战斗

                                           军事科学院军史部 柳茂坤


        1939年10月下旬,日华北方面军第110、第26师团和独立混成第2、第3、第8旅团各一部,共2万余人,分多路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北岳区进行冬季"扫荡",企图摧毁抗日根据地,打通曲(阳)阜(平)间的交通。11月3日,由涞源出动的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独立步兵大队500多人,被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诱至雁崖村,将其歼灭。晋察冀军区第1、第3军分区针对日军每次遭到歼灭性打击,总要重振兵力前来报复的特点,命令部队立即脱离战场,分别隐蔽于适当位置,作好连续作战的准备,待机再战。

        11月4日晨,日“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兼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亲率独立步兵第2、第4大队1500余人,分乘90多辆卡车,向雁宿崖、银坊方向急进,企图寻歼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主力。阿部是日本侵略军的所谓“名将之花”和“山地战专家”。1938年10月,原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常岗宽治少将被八路军在广灵县境张家湾打死后,日本军部乃以阿部规秀这个刚晋升为中将的名将接替旅团长职务。八路军在雁宿崖消灭其一个大队后,他恼羞成怒,亲自出马,声称要与八路军主力“决战”。

        晋察冀军区接到敌情报告后,即令第1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杨成武统一指挥第1、第3、第25团,第3军分区第2团,第120师特务团,游击第3支队等共6个多团的兵力,在民兵配合下,先以少数兵力调动、激怒日军,再将其诱至有利地形,集中主力包围歼灭之。

        11月4日夜,日军抵达雁宿崖村。5日晨,日军先后进至张家坟一带,第1团和游击第3支队各以少数兵力,节节抗击,诱其深入;游击第3支队和第25团各以一部,前出至涞源城东的五回岭和城西的石佛等地袭扰和迷惑日军。当晚,日军主力进至司各庄等地,未找到八路军主力,即行烧杀抢掠。6日,进犯日军在游击队的诱击下,继续东进,于黄昏抵达黄土岭。

        黄土岭位于涞源、易县交界处。往东到上庄子,是一条2.5公里长的山谷,像一条长形口袋。只有越过上庄子,经过煤斗店,才能踏上通往易县、满城、保定的大道。据此,杨成武决心于黄土岭东北上庄子至寨头之间狭谷伏击日军。令集结在寨头、煤斗店一线的第1团及第25团一部并加强第1军分区炮兵连迅速占领寨头东南、西南高地,卡住敌人去路;令位于大安的第3团占领黄土岭至上庄子东南高地,侧击敌人;令第2团尾随敌后,待敌进到黄土岭后,由西向东出击;令特务团从黄土岭东南方向加入战斗;令进到三岔口的第3团迅速赶到大安,准备接替游击支队、控制通往涞源的要道。八路军于一夜之间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

         6日夜,日军发现黄土岭西北有八路军活动,感到情况不妙。7日清晨,阴雨绵绵。阿部规秀率部冒雨从黄土岭出发,向上庄子、寨头方向边侦察、边交替掩护前进,以避开八路军主力,绕道返回涞源城。但他没有想到也没有发觉就在其行进的两侧高地上埋伏着八路军的数千名官兵。7日15时,当撤退的日军全部离开黄土岭村陆续进入八路军设伏阵地时,第1团和第25团的一个营迎头杀出,第3团和第3军分区第2团分别由西、南、北三面包围过来,猛烈展开攻击。日军受到突然打击,急忙抢占上庄子东北高地,并向寨头阵地反扑,企图冲出包围。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山地争夺战。

        16时许,第1团团长陈正湘、政委王道邦发现在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一座独立家屋附近,有多名腰挂战刀的日军指挥官在活动,便命令配属于该团的分区迫击炮连,对准目标轰击。原来这正是日军的指挥所,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当场毙命。经数小时激战,日军被歼过半,其余数百人被压至上庄子附近的山沟里。当晚,由于各攻击部队联络困难,协同不易,遂一面巩固已占阵地,防敌逃跑,一面以小部队袭扰疲惫之敌,准备次日再行攻击。是夜,残余日军连续突围十余次,都被击退。

        与此同时,驻涞源、蔚县、易县、满城、唐县、完县的日军第110、第26师团及独立混成第2旅团余部,分路速向黄土岭方向增援。各县游击队奉命广泛开展袭扰活动,牵制、迟滞了这些增援日军的行动。

        8日,被围日军在5架飞机掩护下,倾全力向上庄子西北方向突围。第1团和第25团一部将突围的敌人压制在上庄子西沟。残敌主力约400人,突围到上庄子西北山头后,继续向司各庄方向逃跑。第2团当即从右翼、第3团从左翼迂回追击,与该敌展开激战。特务团亦及时赶到,从左翼投入战斗。在给突围和被围日军再次杀伤后,晋察冀军区和第120师首长判断续战于已不利,遂决定撤出战斗。

        黄土岭战斗,以歼灭日军900多人、打死日军中将指挥官阿部规秀和缴获大量军用物资而胜利结束。阿部规秀被击毙,日本朝野震动,陆军省专门发布阵亡公报,东京报纸纷纷刊登这一消息,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晋察冀军区颁发嘉奖令,表彰击毙日军中将的炮兵部队。黄土岭战斗的胜利,打击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使全国抗战军民极为振奋,纷纷来电祝贺,中共中央、八路军总部均来电祝捷,蒋介石也致电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予以嘉奖。

     (  摘自:  天涯在线书库http://www.tianyabook.com/junshi/100.htm

二、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日陆军省当年11月21日公布的材料写道:“阿部中将......在这座房子的院前,下达作战命令的一瞬间,敌人的一颗迫击炮弹飞来,在距中将几步远的地方爆炸。炮弹碎片给中将的左腹部和双腿以数十处致命的重伤。大陆战场之花凋谢了。”日本《朝日新闻》也以通栏标题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并称:“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 。  

        1939年10月底,日军调集重兵对晋察冀边区进行冬季“大扫荡”。11月3日,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第一团、第三团及第三军分区第二团等部队,在河北省易县雁宿崖地域,将从涞源城出动的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有文误为"独立混成第二旅")第一大队团团包围。经一天激战,日军500余人几乎全部被歼,只有大队长村宪吉大佐带少数人逃脱。
     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恼羞成怒,于4日凌晨亲率第二、第四大队(有文误将“大队”为“营”)1500余人,由涞源城出发,再次向雁宿崖、银坊方向急进,企图寻歼第一军分区主力。第一军分区第一团团长陈正湘派出小部队与日军保持接触,利用山区有利地形,不断袭扰、侧击日军,以掩护主力部队的隐蔽休整。5日,当日军进至张家坟、银坊一带时,陈正湘认为,日军继续南进,将 会威胁到军区和冀中军区后方的安全,必须拖住日军,将其引到黄土岭、寨头方向。当晚,陈正湘向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有文误将杨称为司令员兼政委,实际上分区政治委员是罗元发同志。罗元发离休前为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现仍健在。1983年5月间,笔者曾随罗元发等老首长专程赴河北省易县等地考察、了解、核实黄土岭战斗的相关情况)汇报了情况和新的作战设想。6日,陈正湘组织部队采用宽正面、大纵深分散配备,利用地形,加大了向银坊推进日军的侧击力度,抓住日军急于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的心理,诱其东进。阿部规秀果然上钩。6日晚,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根据敌我兵力对比和优越的地形条件,下达了集中主力部队,歼日军于黄土岭至寨头地域的作战命令。
    7日晨,阿部规秀率部越过黄土岭,冒雨向上庄子、寨头方向开进。15日,当其全部进入设伏地域时,八路军各部突然发起猛攻。日军猝不及防,急忙抢占上庄子东北高地,并向寨头阵地反扑,双方展开激烈的山地争夺战。
   16时许,陈正湘在团指挥所793高地(当地群众称为白脸坡)用望远镜向战场望,看到日军集结在山谷的河滩中,正组织兵力企图反扑。当他将视线移向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一道山梁时,发现该山梁上有三个突出的小山包,中间山包上有几个挎战刀的日军军官,他们也正举着望远镜向第一团的阵地张望。就在这个小山包下面有一座独立小院,有腰挎战刀的日军军官出出进进。陈正湘判定,小院可能是日军指挥所,小山包则可能是日军的观察所。于是,他立即将配属于第一团的分区迫击炮连调上来,并亲自指挥迫击炮手同时向那两个目标开炮。硝烟散后,陈正湘举起望远镜观察,看到小山包的日军拖着死尸和伤员,正狼狈地向山下滚;独立小院里的日军也跑进跑出,十分慌乱。当时,陈正湘他们并不清楚炸死了什么人。后来才从日军广播和报纸上得知,阿部规秀中将被八路军迫击炮弹击毙。日陆军省当年11月21日公布的材料写道:“阿部中将......在这座房子的院前,下达作战命令的一瞬间,敌人的一颗迫击炮弹飞来,在距中将几步远的地方爆炸。炮弹碎片给中将的左腹部和双腿以数十处致命的重伤。大陆战场之花凋谢了。”日本《朝日新闻》也以通栏标题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并称:“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 。
     雁宿崖、黄土岭战斗,共歼日军1400余人。八路军参战部队、特别是被群众誉为"老一团"、"钢铁一团"的陈正湘更是打出了神威,立了头功。此战的胜利,使全国抗日军民极为振奋,纷纷来电祝贺,就连当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致电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予以嘉奖。

        本文作者的话:
  最近,有媒体谈到八路军击毙侵华日军阿部规秀中将这一历史事件。据我所知,阿部是八路军打死的侵华日军中最高级别的将领,当时在国内外引起了较大反响。鉴于以前对此事片面甚至是有失公允的报道,笔者作为当时发现目标并亲自指挥炮兵击毙阿部中将的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陈正湘的专职秘书,感到有责任将这一历史事件真相公布于众。

相关搜索
 ·顺藤斋主之参观河间白求恩手术室旧址(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赠书《<晋察冀日报>通讯全集》
 ·顺藤斋主之保定解放经过
 ·顺藤斋主之保定土桥在哪里?(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孤军英雄》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期待拜见白求恩为其接骨手术的李盛才
 ·顺藤斋主之喜获白求恩铜像(附图)
 ·顺藤斋主之参观“金秋有约”师友书法展小记(附图)
 ·顺藤斋主之莫言的文学之路始自保定(附图)
 ·顺藤斋主之1908年宋庆龄赴美留学《政治官报》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1936年柏林奥运会《申报·每周增刊》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影《夜盗珍妃墓》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勇者无敌》中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勇者无敌》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回顾河北大学成立(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8年10月9日《大众日报》钱伯英报道(附图)
 ·顺藤斋主之1949年2月2日北平解放《新华日报(华中版)》赏析(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东方》中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东方》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藏了一份2011年3月28日的《河北法制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电视剧《雪豹》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睹《 牡丹江日报》思杨子荣英雄(附图)
 ·顺藤斋主之睹《河北大学》报纸思张承先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今日望都》创刊号(附图)
 ·顺藤斋主之质疑1931年7月6日《民国日报》征婚标准
 ·顺藤斋主之《人民日报》标点疑似错误(附图)
 ·顺藤斋主之“白沟新城”名称趣谈(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没有策划《保定日报》“白沟新城”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盛赞2010年9月18日《河北日报》头版版面(附图)
 ·顺藤斋主之2010年保定中考第一名之孙嘉瑞(附图)
 ·顺藤斋主之《洪湖赤卫队》中《洪湖日报》没有露怯(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得傅作义之女傅冬梅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阎肃先生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上将王喜斌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保定人刘杰获得大奖(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报友周连成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民兵》创刊号(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收《人民日报上海世博会开幕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潜伏》与保定的关系(附图)
 ·顺藤斋主之值得上央视春晚的小品《签约》(附图)
 ·顺藤斋主之数字解读庞伟杜丽“大婚”(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遇李肇星先生猛夸《保定晚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顺集有关四川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闻奥巴马访华,晒中美建交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怀念保定军校校长蒋百里女婿钱学森
 ·顺藤斋主之存购书籍目录(截止20091015)
 ·顺藤斋主之存购书籍目录(截止20090928)
 ·顺藤斋主之部分报纸整理目录(20090906)
 ·顺藤斋主之保定市文化产业协会成立(附图)
 ·顺藤斋主之读记《安国大事记(1945年—1983年)》(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获国庆报纸
 ·顺藤斋主喜获王文志先生《我的刑侦手记》(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牟炫甫、刘玉婉、李星等人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铁凝之父铁扬签字及画册(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报纸展览介绍
 ·顺藤斋主之喜获冯艺赠书和滕长富来访(附图)
 ·顺藤斋之保定报纸介绍——《航空证券报》创刊号(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喜得《地道战》高传宝扮演者朱龙广先生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收藏的有关郭晶晶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获得华国锋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见保定广电报郭晶晶再夺金牌号外面世(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报纸郭晶晶再夺金牌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人民日报奥运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评《人物周刊》(附图)
 ·顺藤斋主收集的日报攻占保定资料(附图)
 ·顺藤斋主评《保定晚报》关于庞伟郭晶晶夺冠报道(附图)
 ·顺藤斋主喜见保定报纸郭晶晶号外上市(附图)
 ·顺藤斋主之发表《四位奥运冠军签名的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报纸庞伟号外面世(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报道“京化高速”的各报比较(附图)
 ·顺藤斋主电视上看到火炬手陈印田(附图)
 ·顺藤斋主保定再会著名“红色收藏家”秦杰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之遗憾:未得邵华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签字计划:期待郭庚茂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导演刘杰先生签字报(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保定钟楼商厦》(附图)
 ·顺藤斋主怀念牛满江教授(附图)
 ·顺藤斋主梦望《长城汽车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京城拜见著名“红色收藏家”秦杰先生(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胡贵平先生大作《收藏与鉴赏》(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焊接大王”孟宪章师傅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再得踏上南极的王雷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作家徐光耀先生签字报(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对联:白洋淀文化苑里有文化(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喜得相声演员姜昆先生在保定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体育世界冠军篇之08:喜得美女张晶签字(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厕所:玉兰香、竞秀公园等四厕(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牌匾:南市区四大班子牌匾悬挂正确(附图)
 ·中国左右文化研究之书画:从书画的题写看左右(附图)
 ·签字报之人物篇:巧得《篱笆、女人和狗》导演陈雨田先生签字(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恩《大千世界》编辑耿直先生赠报有感
 ·顺藤斋主之儿子帮忙找报纸(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言《南方周末》宝马汽车广告(附图)
 ·顺藤斋主喜获得吴林书法作品(附图)
 ·顺藤斋主喜得《东风日报》号外系列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红军长征胜利到底是1935年还是1936年?(附图)
 ·顺藤斋主之感言河北保定市里领导调整后报纸记录(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收《河北民航》第一期(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待保定女孩吴琼继续《梦想中国》(附图)
 ·顺藤斋主感言慈善家李春平:忏悔无门?还是忏悔“woman”!
 ·顺藤斋主怀念保定作家“荷花淀派”的传人韩映山
 ·顺藤斋主回忆八年前薛子英先生为“保定集报”作诗
 ·顺藤斋主认为《足球》关于刘翔破记录策划好
 ·顺藤斋主期望出现刘翔夺冠的报纸号外(附图)
 ·顺藤斋主之黄胄是家乡人的骄傲(附图)
 ·顺藤斋主之期望能够得到姚明签字的报纸
 ·顺藤斋主之期望得到费俊龙、聂海胜签字
 ·顺藤斋主之感言200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罗杨先生题词(附图)
 ·顺藤斋主之关于斋名感言(附图)
 ·顺藤斋主之喜获冉文纪先生赠画(附图)
 ·国外美国:中国在《纽约时报》整版刊登钓鱼岛广告(附图)
 ·集报圈子:顺藤斋主博文在搜狐首页刊出(附图)
 ·河北报友:黎艳辉成为《保定日报》“人物”首位(附图)
 ·河北报友:黎艳辉顺藤抚摸历史光阴(附图)
 ·河北保定:日本侵占保定《朝日新闻》号外 侵略者的罪行见证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