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普通报
创刊号
清朝报
文革报
特殊材质报
号外报
其它报
您的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历史钩沉:北京白话报与阅报社
添加时间:2008-03-30    浏览次数:4448    作者:李润波

    晚清洋务运动之后,维新派臣僚痛感于国民的愚昧,呼吁开启民智。但清廷对此并无实策,开发民智之举,倒是在民间日渐兴盛起来。主要活动有三:办学堂、设报馆、行演说。其中报馆和演说的兴盛对开启民智的作用为最明显,这两种举措互为作用,报馆为演说提供素材,演说为报馆增扩大路。阅报社则是为演说报纸提供的场所。兹将北京早期兴办新闻报馆和设立阅报社情况作一些介绍,以助新闻史研究。


一、白话报的兴起


    北京为历史名都,是传统报业的中心。历史以来社会传播的报纸主要有《邸报》、《京报》和《宫门钞》等原始形态的报种。这些报一般只在中上层社会流播,普通市民百姓无缘相识。
“辛丑条约”之后,清廷迫于国内外形势的压迫,摆出召开国会实行立宪的势态。各地报人看准时机,纷纷来北京设立报馆,为立宪而鼓呼。一时间,北京新闻报馆林立,报人大逞笔锋,放言议论朝政,敦促立宪落成。然而报章所使用的文字都是诘屈敖牙的文言文,平民百姓无法看懂,读者面很窄。怎么样让大众也能了解新闻呢?一些进步知识分子为此想了一个办法——创办通俗易懂的白话报。白话也叫官话,就是地方通用的土话。北京第一个创办白话报的,是彭翼仲。
    彭翼仲,名诒孙,号子嘉,出身名门望族,祖籍江苏长洲,1864年生于北京,祖父彭蕴章曾是咸丰年间领班大臣,父辈家道中落,他本人也一直仕途不顺,只做到八品小官。母亲去世后,弃官回家,客居京城。彭翼仲自幼遭遇磨难,青年时期又逢遇甲午战争、维新运动、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等重大历史事件,亲自目击了侵略者的种种暴行,遂在其堂弟彭谷孙的大力支持下,“毁家办报”。最先传版的是《启蒙画报》,之后他又相继创办了《京话日报》和《中华报》。
    《启蒙画报》(图1)创办于1902年,方形册装。该报以少年儿童为对象的,用深入浅出的笔法,循循善诱的语句,传播科学文化及日常生活方面知识。彭翼仲自己撰写文稿,延请画师刘炳堂为之配图。梁漱溟、萨空了等一代大学者早期到曾深受这份小报影响。梁漱溟认为,自己少年时代自学得益于报纸杂志,“我的自学,作始于小学时代。奇怪的是,在那样新文化初开荒的时候,已有人为我准备了很好的课外读物。这是一种《启蒙话报》和一种《京话日报》” ①。萨空了先生在晚年写回忆录时甚至认为它是一个中国画报史中值得大书特书的画报。这份画报每册仅4页,一版为报头和广告,二版、三版为科学知识和品德教育,四版为时事政治,大都是通俗易懂的问答式(《启蒙画报》版式不同时期有不同样式,故新闻史方面的书籍中存有多种说法,笔者存有部分原件,均为16开4页)。彭翼仲是爱国报人,报纸内容处处体现爱国思想,尤其对八国联军进北京,深恶痛绝。该报后三版都结合内容有图画,图画为单线白描手法,图像逼真,内容明了。
    《京话日报》(图3)和《中华报》均创刊于1904年,以成人为读者对象。前者用白话,用于启发民智,后者用文言,用于启发官智。这两份报纸因刚直不阿,多次揭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行径,揭发社会黑暗面,遭到清政府的嫉恨。《京话日报》从创刊起就在演说栏里说明:“在京寄卖的这几种,如上海的《中外日报》、《新闻报》、《申报》、《时报》、天津《大公报》、《日日新闻报》,和本京的《顺天时报》,统统算起来,也到不了十种。并且各种报的销数,均平扯算,也过不了两千张。论北京城的人,至少也有一百万。一百人里有一人看,也应该销一万张。为什么连两千张也销不了呢?这个缘故却也容易明白。第一是各报的文理太深,字眼儿浅的人看不了。第二是卖的价钱太大,度日艰难的人买不起。有这两层,无怪看报的人不多了。本馆同人,很想借这报纸,开通内地的风气,叫人人都知道天下的大势。……因此又想一法子,决计用白话做报,但能识几个字的人,都看得下去。就是不识字,叫人念一念,也听得明白。”②他所刊载的新闻评论和文艺作品,不仅通俗易懂,而且内容明了,字里行间到处充满着对帝国主义的强烈愤恨和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该报在1905年4月7日的“演说”里就申明:“我们这《京话日报》,是一个胆大妄言,不知忌讳,毫无依傍,一定要做完全国民的报纸”。8月11日的一篇“演说”再次阐明观点:“本报不怕得罪人,知道的就照直说”,“凡衙门八旗的弊病,明说暗说,毫不留情”。为证实自己的诺言,它刊载了不少揭露性评论。对那些王公贵族、军阀官僚、豪绅地主、流氓恶霸们的恃强凌弱、草菅人命、营私舞弊、贪赃枉法的丑闻和暴行予以谴责的揭露,因而深受读者喜爱。当然也就引起被抨击人的忌恨。最终因揭露军机大臣瞿鸿机纵容卫兵抢掠和指责当局滥捕康党,彭翼仲和其妹夫杭辛斋于1906年9月28日遭到逮捕,不经审讯便将杭辛斋(《中华报》主笔)遣送回籍,彭翼仲发配新疆。罪名是“妄议朝政、捏造谣言、附和匪党、肆为论说”。民国建立,彭翼仲被特赦回京,《京话日报》复刊,但彭氏秉性不改,敢于奋笔直言,终于触怒了袁世凯,报馆再度遭封闭。
    民国以后,报馆为降低成本专门招收多名无业儿童沿街叫卖售报,遂形成一个特殊行业——报童。报童都是穷苦家庭的孩子,贩卖报纸借以糊口,“醉郭”是报童引路人。“醉郭” 本名郭瑞,字巨章,丰台区老庄子村人,1900年抛妻弃子,只身流入京城,在天桥一带以说唱“数来宝”度日。适逢彭翼仲在五道庙创办《启蒙画报》,专收北京人做报夫,结果被选中。于是郭瑞利用自己数来宝功底,边售报边演讲,大受市民欢迎,报纸销量大增。因他平日嗜酒如命,有了钱就去买酒,喝了酒演讲更好,由是落得“醉郭”之名。1907年春,彭翼仲流放新疆,“醉郭”悲伤不已,非要跟随而去,被彭翼仲力阻,但一直坚持步行送到保定才回来。辛亥革命成功,彭翼仲被赦,“醉郭”已病,不久辞世,享年69岁。
    在彭翼仲先生办白话报同一时期,还有一份和《京话日报》一样受读者欢迎的报纸——《正宗爱国报》(图4),回民丁宝臣创办,1906年11月16日(光绪三十二年十月一日)创刊。报名叫爱国报,而且以“正宗”自谓,标志了办报人的志向。
    《正宗爱国报》在版式和栏目设计方面多效仿《京话日报》,舆论口气也近似,是老北京一家很有影响力的白话民刊。该报非常有公益心,见着损坏公共财物和不能忠于职守的警察,也敢用冷嘲热讽的口气进行抨击。如1906(光绪三十二年)三月初四的“本京新闻”就有一则消息:二月二十七日午后两点多钟,彰宜门大街陈列所门首,有辆四轮洋马车,在那里抹弯儿,往后一退,致将马路旁的路灯撞倒,摔了个粉碎,马车夫就跟没那么回事一样。最难得的是,该处的那位老警,也没哼,也没哈,那份儿沉着,是个带气的都不行,即便捏个泥的摆在那里,还许犯犯他的土性呢(引文原标点,为笔者所加,下同)。
    对朝廷官员,也用多种手法予以评述,如《坐马车的也有好人》(图5):十四日午后一点多钟,东长安街牌楼以北三条胡同西口马路上,有辆四轮洋马车由北往南飞跑,把一位穷苦老者撞倒,坐车儿的某君,戴着二品顶儿,大喊车夫站住,叫跟人过去看问老者。只将肤皮蹭破,幸未伤筋动骨,随(遂)把老者搀扶起来,还能够对付着走道儿。某君拿出几吊钱票送给了老者,嘱其自行敷治,又把车夫申斥了一顿,然后蹬车而去,当时瞧热闹儿的人很多,无不点头咂嘴儿,赞美佩服,都是万想不到坐马车的主儿,也有这样的好人哪。唉!
    为方便阅报者演讲,《正宗爱国报》也开辟“演说”栏,将读者最关注的热点问题拿出评论者观点,然后由演讲者传播给大众。《正宗爱国报》的“演说”一般都是编辑自己撰写,有时也特约一些有政治头脑,爱国意识又强烈的仁人志士写专稿,重点对时局进行评说,引导读者认识国家危难形势,激发读者爱国热情。精彩篇章很多,如宣统二年二三月间连载的《论本末颠倒之害》,《帝国主义之可怕》等,敢于冒清廷之大不韪讳,痛贬时弊。“演说”如同后来的社论,文章大多较长。为使读者有所了解,兹将宣统二年(1910年)三月四日的一篇演说——《帝国主义之可怕》,节录于后:
    要说居于强国之数,何以连年赔款,叫人家给欺侮的地梨儿似的,若说中国尚在富强,我想稍有心肝的人,绝不作此梦呓病狂之语。要按我们中国,本有五千年文明历史,有四万万民族,精神物质上的文明,较各国发达最早,倡学立教的圣贤,开疆辟土的英雄,代有其人。种族不算不强,人民不算甚劣。因为什么一与外国相遇,便情见势绌……。
    文章不仅将国内外大势分析得非常清晰,指出中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而且还暗示,中国只要政治清明,民族团结,完全可以振兴不亡。次日的“演说”仍是这个主题,而且进一步进行剖析:
    眼前又发生两件最危险、最困难的交涉,一是英国,以兵力占据我云南片马(地名:通缅甸),一是俄国向伊犁进兵,全要自由行动(自由行动者,随便来来也)。我外务部正与两国交涉,据理力争,无捺人家主义已定,善男信女的,岂能挽回这两件事。要是不能挽回,从此各国要援利益均沾的主义,纷纷下手,这桌顶好的宴席,被大家一抢而空,东方的问题,从此就算解决了。我的同胞兄弟们哪,听着可怕不可怕,再要不打个正经主意,亡国之祸,恐怕就在眼前,人类与禽兽的区别,惟在明利害,知廉耻。亡国一事,为人类里最大的祸害(国亡随之种亡),为历史上第一耻辱。中国人听着,再不动心,这个人他是什么□□。
    从篇幅中可以看出,作者满腔热血,越写越激愤,后边两个字,其实想写“东西”或“玩意儿”,考虑到文雅,没有直给,而以方块代之。 
    隔下几行注释之后,又用一行黑体大字写到:国家到了九死一生之际,只有一死相拼而已。作者的爱国激情,跃然纸上。
    宣统三年(1911年)三月十四日《正宗爱国报》“演说”栏,有署名多泪生的记者发表一篇新闻调查,题目是“说外乡学务之难”,不仅将当时举国兴办学堂的气象介绍一番,而且指出 在实行过程中存在着严重弄虚作假问题,兹录一段如后: 
    有位山东朋友,新近进京,来到我家闲叙。记者问起山东的学务来,感情实在糟心呦,听说近年间州县所设的小学堂,原也不在少处,可是实事求是的极少,虚应故事的最多,要从外表上瞧,一般都是高大的讲堂,漆着新鲜的颜色,房里桌椅什物,全都整整齐齐,什么总理呀,教习呀,庶务员呀,馆役呀,不过按着日子到堂,领他应得的月款。每位都是轻裘缓带,趾高气扬,犹如快活的神仙。苦在一件,时遇上官查学,就得现雇学生充数。感情读书一道,也有空头学生!啊你道多奇呀。外省乡学,每处虽添许多,更比私塾无用,即便一县多添数百,也是徒有虚名。百姓呢,也得按着脑袋拿钱,乡绅呢,也得昧着良心行事。都像这么搪托麻冒,还能教育普及吗?(2003年12月3日央视《焦点访谈》所暴光的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为应付上级检查,临时组织民众到课堂充数,骗取国家财政450万扫盲奖一案,情节与历史惊人相似)。
    在白话报盛行之初,北京还出现过一些白话图画报,初创人为贫寒文士连仲三,他对于社会发生的奇事怪事,如抢劫、乱伦、凶杀、拐逃等深切关注,把事件真相了解清楚后用通俗文字,印刷一纸,粗绘图形于上,沿街叫卖,趣名为“图儿”。派一般贫苦人到庙会、集市等人多的地方去卖。每张铜钱十文。连氏此举最初目的是养家糊口,并无教育社会意识,但时间长了以后,每有奇案发生,人们都企盼“图儿”的到来,社会影响很大。当时民间发生哄吵打架事件时,身边都有人劝说:“别闹啦,快上‘图儿’了”,足见“图儿”在社会的影响力。这种“图儿”直到1908年还在行销。1905年9月21日又创刊一份《北京女报》,方形册装,以白话介绍时事新闻,提倡女学妇德,反对缠足、重视儿童教育,在社会有一定影响力,据说慈禧太后每天都让太监购买此报阅读。主办人为张展云女士(字筠芗)。社址在前门外延寿寺街羊肉胡同。1906年5月23日,在《北京女报》馆内又办一份白话《北京画报》,也是方形册装本,张展云、孙玉占主办,刘炳堂专司绘画。刘炳堂是老北京人物画高手,图画细腻逼真,情趣盎然,深受读者欢迎(图6)。
    1908年11月(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初,又一份《北京白话画图日报》创刊,每日三张或四张,绘画虽不算很工细,但非常滑稽,图画为主,以少量文字对发生事件表述,北京城内凡奇闻轶事无不刊载,尤以街头市井琐事最多,如,十月初四日有一篇报道前门外“瑞蚨祥”老字号布店金字被人刮去,题目带几分挖苦,叫《巡警睡着了吧》:九月二十五日夜里,大栅栏瑞蚨祥鸿记墙上的金字叫人刮下去了。第二天早晨,鸿记得掌柜听说,冲冲大怒,叫过巡警去一个劲的诈,又把巡警装在车上,同他往警厅讲理去了。这个热闹地方会出这样的事,可怪。
该报内容均由“访友”提供新闻线索,报社聘专人绘画。访友一般不署名,发生纠纷由报社负责解决。如十月十三日头版有一篇编者论说,题目叫《要求更正》:
    初八日本报所登豫章学堂一事,当天晚上有自称系学堂管理员二人,来社更正,若不更正叫本社指出访员来(报馆通例,只有调查虚实规矩,绝无交出访员的章程)。所以本社应调查明白,再为更正。今据访员报告说,九月卅日那天午后四点钟,本社访员在学堂西边买烟卷,瞧见该学堂东楼上有两个身穿月白竹布褂的人扒着楼窗瞧对面女学生上车,只听一个说道“快瞧!快瞧!好看的又出来了”(看着两个人都在少年,不知是学生不是)。如果是该学堂学生,实在有碍学堂名誉,望管理员调查调查才是。报馆有惩劝社会的天职,这并非破坏学界,正是维持学务呕。
   《北京白话画图日报》创办初期,连续刊载多篇“祝词”,“祝词”主要是介绍白话报的作用和北京报纸出版状况,无非是数落文言报的弊端,赞扬白话报的好处(图7)。
    老北京白话报,反映的都是市民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书籍都疏于记载的各种各样的事,实际就是一部百年前的都市日记。      

                        
二、老北京阅报社


    阅报社也称阅报所,是一些开明人士为促使大众了解时事而设立的大众读报场所。最早的阅报所发源于北京,时间大约是1904年,规模不大,社会影响很好,故各地纷纷效仿,很快风行各地。到1906底,阅报所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已出现,民国初期官方还曾号召各道府州县出资兴办呢。阅报所对开启民智,增加市民社会知识起到了重要作用。
    阅报社的诞生与北京白话报创刊有直接关系。白话报的用语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粗通文墨便可读阅,招致大众喜爱。但那会儿认识字的人毕竟有限,而且多为酸腐文人,他们对白话嗤之以鼻。真正想了解内容的平民百姓,却又苦于不能辨识。一些卖报者发现这一情况,于是一边沿街叫卖,一边用演说方式引人围观,报纸销量立即增大。一些开明绅士深为演说报人启发,有自动购买报纸张贴在墙上,任由往来人阅读的,后来便有人主动创办阅报所,为平民百姓了解时政和社会信息提供传播平台。当时宣武门外报子胡同有报市,京城各家报纸都到那里趸买,各阅报所便选择适宜的报纸十数种,买回去供人阅览,分文不取。大众阅读的重点部分是演说一栏。
    “演说”这种文体创自于彭翼仲《京话日报》,该报第2300号报上刊登了主笔吴梓箴的一篇演说。题目是《请看彭翼仲之演说》,其中说:“在前清光绪三十年(甲辰)七月六日,〈京话日报〉未出版以前,外省虽有报纸,第一栏的言论,标题或用‘论说’,或用‘社说’,就没有演说二字的名辞。自彭翼仲在北京创白话报,因为要开通农工商贾多数的老黎民,以及妇人孺子,非用浅近京话,不能普遍,才把文话论说,用北京俗话演讲出来,所以才有‘演说’的名目。”③
    因阅报所对报刊行销极为有利,故许多媒体对阅报所的出现都嘉言称颂。其中《东方杂志》报道最为积极,不仅报道北京的,对其他省地阅报所也一样详细报道,给我们留下了宝贵资料。
    据《东方杂志》资料显示,仅1906年以前就有北京阅报所方面的报道20余条。兹举例数则:(京师)顺治门内近设阅报社一所,系湘人醵资所立,张野秋尚书捐五十两,其阍者王某捐银百两。……东四牌楼有医士卜广海君,积极创设演报社,专演说各报,每日听者甚多。又得某大员助银百两,使之竭力推广。如尚不敷,并允为源源接济云④。近来京中风气大开,阅报处逐渐设立,自西城首开办,为各处倡。于是,蒋君范五等,结成团体,合资设一克明阅报处于方巾巷路东。李君星五等,设一讲报处于东直门。八旗学堂同人设一阅报处于护国寺玻璃厂内。王君设一阅报处于土地祠。其余王子贞照相馆亦购报数份,听人观览。某茶馆旁之药铺亦购白话报在内宣讲。东单牌楼有某志士亦捐资设立中外阅报处。前门外大宛试馆内朱君仲孚昆玉出资创立阅报处。又闻锦什坊街悦公,亦调取阅报章程,即在府第外院购备各种报纸,组织一阅报处,以为社会进化之助⑤。北京创办阅报社,以西城为最先,东南城继之,惟北城除日新阅报社外,尚属寥寥。兹有某君联络同志,议设一东北城进化阅报社于东直门内北新桥北大街路西,其一切规模,均仿照各处办理。又果子巷亦新设一讲报处,闻系玉器商程君启元独立捐创云⑥。京师地安门外居住之邓寿峰,素不通文,以排难解纷自任,近因邻佑亲戚等昧于外事,特设一正俗阅报社,经费皆自筹措。又西四牌楼永顺轩之说书人张智兰者,以演讲聊斋著称,近被报纸激动热诚,故拟每日演讲报纸两小时,不取书资,并愿将每天末一回书资,全部报效国民捐云⑦。过去男女不能同处,为方便女人读报,也有人设立妇女阅报处。京师:外城女学传习所,以京师报社林立,而妇女阅报处尚付阙如,特创设女阅报处一所,任令妇女如内观览⑧。
    受北京影响,其他地区也陆续出现阅报馆。如山东:济南官报馆主笔李明坡征君,现于布政大街设一阅报馆,各报具备,任人往阅,不取分文。蓬莱李叔坚大令近以寒士阅报无资,特捐廉购报,散给各县生童阅看。其阅报规则,远者令各社社差限日送到,互相传观,观毕,于下次送报日将上次所看之报缴回;近者于课校士馆时分领回家阅看。每六人共看报章一种,阅讫于下期与课时,将旧报缴回,另领新报云⑨。山东戴学使表彰新学不遗余力,深知报章为开通民智之利器,特行谕饬生童购阅云。山东曲阜阅报馆,经东洋学生陈君宪铭慨捐白银三十元,一俟自东归来,再行邀集同人,共捐资财,以成善举,并将阅报馆名目,改为昌平图书社,妥立章程,任人入社取阅。广东:南海沙头乡已有女阅报社。兹闻省城黄女士韵玉,亦纠合同志女士杜清持等十九人,在城西创设一女子阅书报社,以爱群阅书报社定名,即可开办⑩。再如江西:广智书庄某君,近在百花洲彭公祠内临湖处葺屋数楹,备报章二三十种,任人阅看;并有茶点饭食,均极修洁,索价亦廉云⑾。河南卫辉府风气锢蔽,民智未开。近有某君召集同志,设一益智阅报社,购备各种报纸书籍,任人观阅,不取分文。江苏常州新群书社,前曾有阅报公会之设。兹闻某君等以常郡地广人稠,只设一阅报处,尚难遍及,故又议定借图书馆中再添设阅报社一处,以惠士林,而开风气云⑿。浙江:桐乡县徐汉澄大令,采办各种报章,在学宫后创一阅报所,俾便士绅往阅,复延数士于市场菜肆中演说时事,颇觉动听⒀。
阅报馆盛行以后,大家都对报纸感了兴趣,对国民素质提高,有明显作用。民国时期,政府还曾大力扶植民间阅报所、宣讲所的设立呢!笔者的家乡京郊平谷,是个文化很落后,但当时政府为收买民心,也摆出爱民样子,催促各县都设阅报所,所以平谷也于1926年在县城内大街最醒目地段,租借民房设立了一家民众阅报所,同时在阅报所内,还附设通俗讲演所,每天都有人义务讲报。
    最近在编著《晚清画报》书稿时,竟然发现在当年的时事画报中,也多刊有介绍民间文化人义务为大众讲报的事,颇值记述。如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三日《北京图画白话报》介绍一位巡警无偿给大家读报的事例(图8):
    (十月)初七日上午十钟,顺治门外西北园后坑路东,金宅门口儿有个守望巡警,站在那把金宅贴的报纸连念带讲,招得许多人听着,个个入神,足有一小时的功夫,人才散了。按这位巡警,比那夹着警棍抽烟卷儿的,可就差的天地悬隔喽(可敬)。
    二十一日,又介绍一位专业搭帐篷的师傅,每天坚持给大家讲报(图9):
    醋张胡同住户某君很是开通,在门口贴了许多报纸,为的是叫大众瞧。日子一多,风气渐渐的开啦。瞧报的主儿,很是不少,有一位棚铺(租赁丧葬用品的业户)朱某,天天必要到那里讲说一回。讲的时候,不但声音洪亮,并且字眼清楚,众人都是很佩服。我们真没有想到,这位棚铺朱师傅,不辞劳苦,这样热心,实在可敬。
    在上海的《图画日报》,还刊有妓女每天学习报纸的消息呢(图10):长春西四道街路北妓女,名女花凤香者,系南产也,姿色艳丽,应客周到,亦颇文明,不吝资财,每日讲报数种,手持报纸于妓馆讲说,以为开通风气,增长众妓女之智。
晚清阅报社之林立,演报讲报之盛行,对于社会的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连载)(配照片)

 
首页 - 关于我们 - 集报论坛 | 珍品欣赏 | 中国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