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报
创刊号
清朝报
文革报
特殊材质报
号外报
其它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顺藤斋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得张劲鹰签字怀念韩映山先生(附图)
添加时间:2007-11-26    浏览次数:3857    作者:敬言    信息来源:原创加转摘

   保定之所以成为历史文化名城,其中保定拥有作家群也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韩映山就是其中的一员。
    知道韩映山的名字,那时我在上高中。当时保定文联有一个著名的报纸——《大千世界》,记得韩映山当时是主编,耿直是副主编。我和同学浩子在课余向报社投稿——就是摘稿——从别的报刊杂志上认为好的剪下来或是抄下来送到报社,那时报社在秀水胡同23号文联院内,我们骑着二八自行车送过去,偶尔也能被选中几个,看着报纸上刊登的“某某摘”也挺高兴,尤其是还能够获得三五元的稿酬。
    印象中,见过韩主编,但是次数极少,已经淡忘了。但是,每次看到《大千世界》上面打的“主编韩映山”的名字,还是打心眼里热乎的。
    时间过得挺快,不知不觉外地上学,回来上班,娶媳生子;《大千世界》也后来停刊了。当看到2007年2月3日《保定晚报》刊登的张劲鹰写的《“荷派”主将韩映山》时,一打听,韩映山已经于1998年去世了,心里又悲了起来。虽然我们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心里总是感觉相通,不知为何,怪怪的。
    后来,我认识了大眼睛的劲鹰——人称美女作家,她是保定市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文章是她写的,我就请她签名吧。
    今天,我和她联系后,到保定文联的办公楼上找到了她,请她在上面签下了“怀念‘荷派’主将韩映山 张劲鹰2007.11.23于保定市文联”的文字,来纪念韩公映山。

文章全图

张劲鹰签字内容

顺藤斋主和张劲鹰在文联合影

附:一、韩映山简介(摘自http://blog.sina.com.cn/cainan蔡楠的博客)

    韩映山(1933—1998)河北高阳县人。1953年毕业于保定第一中学。1956年参加工作,历任河北省文联编辑,天津市文联编辑,保定市群众艺术馆创作员,保定市文联主席等。195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散文及小说集《水乡散记》、《紫苇集》、《绿荷集》、《串枝红》、《满淀荷花香》、《明境塘》、《孙犁的人品与作品》等。  

二、张劲鹰全文

 

“荷派”主将韩映山

2007年02月03日  
 

   最早“荷派”的形成,孙犁是始创人,是旗手,而刘绍棠、从维熙、韩映山、房树民则是他的四大弟子,成为早期“荷派”的四员大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变化,刘绍棠和从维熙逐渐跨出了“荷派”门槛,打起了自己的旗帜。房树民专心致志从事编辑工作,很少再写东西。韩映山是师承孙犁最早、始终固守“荷派”阵地,其作品“荷味”最浓,自然成为“荷派”的主将。

  一、丰硕的创作成果

  韩映山,1933年5月15日出生在河北省高阳县城内,四岁时徙居白洋淀畔教台村。他是喝着白洋淀的水,吃着白洋淀的鱼、米,嗅着白洋淀的荷香长大成人的,是白洋淀的水土给了他丰富的营养。所以,当他一接触到文学,读到孙犁的《荷花淀》、《芦花荡》、《嘱咐》等小说,就爱不释手,如醉如痴,并从思想上引起共鸣,故乡的纯朴民风激起他心潮的浪花。

  1952年,他在保定一中读书时,在《天津日报·文艺周刊》上发表了处女作小说《鸭子》,充满了白洋淀水乡的生活气息,立即引起文艺界的关注,得到作家孙犁的青睐,成为孙犁的得意门生。从此,他在孙犁的直接关怀和指导下,打开了创作的闸门。他那充满白洋淀风味并富于诗情画意的佳作,一篇接一篇地发表,在读者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10多年的时间里,他出版了《水乡散记》、《一天云锦》、《作画》、《跃进图》等四个短篇集,包括50多篇小说和散文。此时的韩映山已由一株文学幼苗成长为一名颇有影响的青年作家。

  十年“文革”,对韩映山的创作来说,基本上是个空白,但对他的思想却是一次重要的磨炼,丰富了他的阅历,扩大了他的视野,提高了他的观察力和表现力。“文革”之后,他已步入中年,精力也正值旺盛期。当他回到白洋淀,看到“水中植物又在萌生。菱角、浮萍、笮草、鸡头,都露出了水面。荷淀里,不会没有莲荷,它会出污泥而不染,一阵春雨之后,便会钻出水面,铺展开肥大的荷叶,挺出高高的箭杆,开出芬芳的花朵,亭亭玉立于淀面之上。”(《关于“荷花淀”文学流派》)。

  故乡的苇绿荷香又激起了他的创作激情,他连续写出了《紫苇集》、《绿荷集》和《红菱集》三个短篇集,更值得一提的是写出了《绿苇丛中》、《满淀荷花香》等几部中篇小说。

  此时,他的作品与文革前相比,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在写法上,由过去的“横”着写,只写一个画面,把人物和故事放在一个相当短暂的时空里去写。而“文革”后,他开始“纵”着写,把背景拉长,把时空放大,不拘泥写一人一事的小画面,而是追溯历史,这样把人物性格写得更丰满了,人物感情更深厚了。再看他的作品内涵,“文革”前,他的作品比较单一,多是写欢快,写笑声,写好人好事。而“文革”后,不仅写欢乐的笑声,也写辛酸的泪水,不仅歌颂真善美,而且也揭露和鞭挞假恶丑。这是他的创作日臻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

  韩映山是个进取心很强的作家,永不满足现状。他说:“我也不想老在小河沟里掏小鱼儿。我想应当到大淀里深水的地方试一试。那儿水面更广阔,芦苇更幽绿,菱荷更茂盛,鱼儿更肥大。我想摸条大鱼。”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晚年,的确摸到了一条大鱼。他在90年代初写出了一部25万字的长篇小说《明镜塘》,是他的一部力作。

  小说以白洋淀畔的明镜塘村为背景,以土改为引子,从合作化一直写到文化大革命,时间跨度40余年,中间经过大跃进、公社化、三年困难时期。小说从始至终以梅万冬、伍老明和柳登枝三个农村干部为主线,同时又联系到三个家庭的种种纠葛,展开了一场历时几十年、错综复杂的矛盾和斗争。

  三个农村干部是小说构架中的三柱鼎立,相互依存,而又相互斗争,缺一不可。梅万冬是个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敢讲真话,刚直不阿的好干部,因屡次对抗极左路线而受到党纪处分;柳登枝是个善于投机,见风使舵的人,却因钻错误路线的空子而始终走红,成为不倒翁;伍老明是属于好人犯错误的干部,事事听上级的,上级错了他也跟着错。在用人方面,喜欢听奉承,在荣誉面前分不清好坏人。这也是历史给他造成的悲剧。

  因三个干部的不同境遇,也引起三家儿女之间的爱情婚姻的变化。通过种种侧面,让各色人物都登台表演了一番。另外,《明镜塘》不仅是书名,也是淀名和村名,其寓意深刻,它像一面镜子,照出了各种人物的灵魂和嘴脸。《明镜塘》这部长篇力作,在韩映山的几十年创作中达到了一定高度,在艺术上是一个很大的跨越,更加丰富了“荷派”的文学宝库。

  二、浓郁“荷派”风味

  “荷派”是以反映地域特色的文学作品而得名的。“荷派”早期的四员大将除韩映山之外,都不是写白洋淀的,刘绍棠、丛维熙、房树民是写京东运河两岸风光的。但他们开始写作时,都喜欢孙犁的作品,受孙犁的熏陶和影响较深,后又在孙犁主编的《天津日报·文艺周刊》上发表作品,在孙犁的直接栽培下成长,早期的作品都与孙犁的风格相近似,因此而形成以孙犁为核心的“荷花淀”文学流派。到50年代中后期,因政治气候的变化,改变了一些作家的人生道路,从维熙、刘绍棠被错划为右派,把从维熙投入监狱,把刘绍棠放逐农村。

  二十年后给他们落实政策,他们都已步入中年,变得更加成熟了,性格和气质都有了很大变化,所以他们写出的作品也不是当年的“荷派”风味了。从维熙的长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被称为“大墙文学”,刘绍棠的中篇小说《蒲柳人家》被称为是“乡土文学”的里程碑。孙犁对两位大弟子的改辙易帜不是反对,而是持支持的态度,他写给从维熙的信中说:“我是低栏,我高兴得告诉你:我清楚的看到,你从我这里跳过去了。”

  在“荷派”处于最低谷的时期,韩映山却矢志不移地坚守着这块阵地。首先看他的著作书名,有《绿荷集》、《紫苇集》和《满淀荷花香》等,无一不给人一种“荷香”扑鼻的气息;再看作品中的村名,有《小苇庄》、《小荷庄》、《明镜塘》等,无一不带有淀区的风光;三看作品中人名,有苇根、荷叶、新荷、荷荷、小藕、小蒲、蒲花、红菱、莲珠等,无一不带有淀区浓郁的风味。所有这些都是根据淀区水生植物的名称而起的人名,无一不给作品增添了淀区的鲜明色彩。

  我们再看他对白洋淀景物和人物的描写:

  房后杨柳依依,淀水潺潺;房前是一片芦苇,一池荷花。粉绿相间,清香扑鼻。 (小说《红菱》)——这是对白洋锭人居住环境的描写。

  淀边有一只小船,油光锃亮。中秋提了锚,蹬上小船,小船轻轻一歪。他点了一下篙,小船翘着头离开岸。 (处女作小说《鸭子》)——小船是静物,可作家让它“轻轻一歪”,把它写动了。又让它“翘着头离开岸”,把它写活了。这就是作家独特的观察视角和写作技巧。

  神叉子陈老壮,70多岁,他在淀里打了多半辈子鱼……他从水的颜色上,水苹的疏密上,水纹的图案上,能知道鱼多少。

  (小说《渔家老人》)——既写出了渔家老人陈老壮多年的捕鱼经验,也表现出作家对淀区生活的熟识程度。

  白洋淀又发来了洪水……

  明镜塘水,立时变成了浑黄色。周围的房屋冲倒了多一半。船只在街筒里行驶,在烟筒上拴锚,大鱼在院子里蹿跳,蛤蟆趴在房檐上叫唤。 (长篇小说《明镜塘》)——这是白洋淀被洪水吞没时的真实写照。作家的生活经验被生动的写进作品之中。

  柳登枝的一番话,把伍老明沉寂多年的心说活了,就像一支长长的竹篙,搅动了藏在淀水深处的萍藻的根须,随着流水浮动起来。(长篇小说《明镜塘》)——这是作家对伍老明的心理描写。伍老明的妻子被还乡团杀害后,他一直没有再娶的意思,经柳登枝的劝说,像是用竹篙搅动萍藻的根须,开始动心了。用竹篙搅动人心,这是多么形象而生动的比喻啊!

  在“荷派”作家中,为什么只有韩映山没有易帜呢?其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他自幼生长在白洋淀畔,故乡的荷田、苇巷铭刻在他的脑海里,淀区的泥土气息渗透在他的血脉里,给他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坚实的生活基础;二是受孙犁影响和熏陶最深,从五十年代初师承孙犁,终身不渝;三是他没有遭遇像刘绍棠和从维熙那样大的磨难,虽有一些小的坎坷,却没有改变他的性格和气质,所以他的文风也没有变。

  三、深入浅出的理论著述

  韩映山的理论著述并不多,大部分收入在他的《作家之路》一书中,在《香溪集)中也收入几篇,总计不过百篇。他的理论文章有几个特点:

  ——短而精。没有长篇大论,多为两三千字的小文章,最长的也不过万字;

  ——论述形式活泼。用散文的形式进行表述,在抒情中立论,使读者不感到枯燥乏味。

  ——用切身体会论述。有不少篇章是写自己的创作体会的,是他几十年的创作经验总结,立论精当,深入浅出,没有故弄玄虚的深奥。

  ——用书信或给作者写序的形式进行论述,对青年作者或初学写作者循循善诱,使作者倍感亲切。韩映山的文学理论,涉及文学创作的诸多方面,但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论点:

  1、关于读书与写作的关系。他主张勤学苦练,边读边写。他说, “书读得越多越奸,要博览群书,取精于宏。但是世间的书太多了,也不可能全部都读完再开始写作。”“读书要有选择,有重点。自己喜欢的作家、作品,要精读,反复读。”“读书不能光贪多,囫囵吞枣,是会得胃病的。”“初学写作,最好先下些‘笨’功夫,多练习写写短篇,写速写,写生活素描,写平凡的日常生活。”

  2、创作与生活的关系。他说:“写任何作品,都离不开生活,生活是根本,是源泉。没有生活,就写不成作品,就像没有米做不成饭,没有土长不出庄稼一样。”这是多么形象的比喻啊,几句话就把创作与生活的关系阐述得明明白白。他还强调,作家要有“自己的生活根据地,有了生活根据地,再加上作家独到的艺术构思,写出的作品,才会与众不同,才会有自己的特色。”当然,强调有根据地,并不是要作家“足不出寨院,坐井观天”,而是要“点面结合”,也到“外地走走,看看,开阔视野”。作家自己一生都把故乡白洋淀作为生活根据地,才写出了独具特色的“荷香”作品。

  3、作家品格与作品文格的关系。他在《理想·道德情操》一文中说:“伟大的作品,总是表现着作家本身的伟大人格,表现着作家崇高的理想、道德和情操。作家美好、善良的感情,像人的血液一样,注入、渗透、贯串在作品的章节和字里行间,从而陶冶和影响着人们的心灵。”这是多么精辟的论述啊!韩映山是个言行一致的作家,他在做人和为文上,都不媚时,不随波逐流,从不昧着良心写献媚和低级趣味的东西。在他的作品中,写的都是积极向上,催人奋进的人和事,给人以美的享受。

  4、作家性格与作品风格。他认为,作家的阅历影响作家的性格和气质,作家的性格和气质又必然反映到他的作品风格里。风格是由多种因素构成的,与作家的师承和偏爱有关,与作家的选材角度和表现手法有关等,但起主导作用的还是作家的个性和气质。他举了一个相反的例子,梁斌和孙犁是同时代的作家,都是写冀中地方特色的,反映了冀中地区的风光和人民的精神风貌,但他们的作品风格不一样,因为他俩的个性和气质不同。

  另外,他在如何写小说、写散文、写诗歌等方面都有比较独到的见解和论述,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总之,他的理论并不高深,似乎是尽人皆知的道理,但细细品味,他的理论都是他在创作实践中的切身体会,是经验之谈,对初学写作者和青年作家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

  韩映山的创作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小说是他的强项,有短篇、中篇和长篇;其次是散文,以优美著称;三是理论著作,深入浅出,最适合青年作者阅读。但有个别评论家对韩映山有这样的评论:说他的创作“因禁锢于老框子”,对孙犁“撷之有余,逾之不足”,因而没有“明显的发展和突破”。这种评价其实是不公正的,是带有片面性的。韩映山并没有固步自封,停止不前,而是在保持“荷味”的基础上,不断进行探索、进取和提高,由写短篇到中篇再到长篇,作品内容不断拓宽,思想厚度不断增加,艺术水平不断提高,尤其是他的几部中篇和长篇已经达到了一个日臻完美的高度。如果说他始终没有“突破”那也是事实,假如突破了“老框于”,那就不能叫继承和发展了,也不能再称之为“荷派”了,而是由“荷派”变成另一种什么派别,那叫变化,是质的改变。只求“发展”,没要“突破”正是韩映山意守本色的信条。

  韩映山对“荷派”阵地是充满信心的。他说,荷派艺术“要随着时代的大潮向前流动”,“历史将断定:只要人间有真善美的存在,荷派艺术就不会消亡,它的艺术生命和影响,将会与日月星辰共存”。

  这就是“荷派”主将韩映山生前对荷派艺术寄予的希望和预言。

  荷派艺术是文学大师孙犁打造的文学品牌,韩映山把它发扬光大,是保定文化的宝贵财富,我们应当倍加珍惜。荷派艺术能否继续向前流动,再现辉煌,那就看“荷派”有没有后起之秀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但愿“荷派”主将韩映山的遗愿能够实现!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张劲鹰) 

 
 
相关搜索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魏德义在《光明日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孙新怀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范建华在《航空证券》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检察干部李桂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公安警监王星亮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北京同学黄卫国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碰得保师附小校长王淑英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巧得保定市财贸学校校长吴庆军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曲阳县委原书记刘宝玲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衡水市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刘志鹏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清苑县委原书记段翰清《苑蕾》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葛西劝先生报纸上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南市区公安分局局长、政委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伊卓良先生《新保定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李洪强先生《人民日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阎肃先生《保定晚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王洛武在《白沟市场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赵文荣在《保定日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吴琼在《卓越之尚》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梁书屏在《女子21世纪周刊》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保定会馆梁连起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宝硕集团周山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巧得新中国国书第一人外孙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巧得李卫森《社团风》等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麻进泽《保定教育报》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赵旭明《剑桥英语报》签字(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郑维康在《保定文苑》上签字(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全国“地球十佳小卫士”黎家彤签字(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保定市第二医院院长高文田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燕赵晚报》石英杰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原涿州市委书记范文斌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保定市作协刘素娥主席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餐饮策划名家范红光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王福友先生在《高阳文化》上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保定京源公司王占京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吃得保定市公交公司崔奎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红旗谱》朱老忠原型之子宋保安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忆得作家赵新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保百集团老总崔炜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约得三利集团老总王克杰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导演刘杰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画家梁岩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保定华中企业集团董事长赵建棠(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保定市脑血管病医院院长王介明(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培养出三名世界乒乓冠军的教练唐银生(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托得作家刘绳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匆得央视播音员白燕升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急得“梅花奖”获得者王萌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焊接大王”孟宪章师傅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再得踏上南极的王雷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等得艺术家田华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顺得作家徐光耀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幸得画家刘泉义先生签字报(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巧得崔砚君和刘小梅在保定报上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再得作家谈歌先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乒坛名将白杨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村里和牛满江签字(附图)
 ·签字报之保定人物篇:喜得反腐斗士郭光允《南方周末》签字(附图)
 
首页 - 关于我们 | 珍品欣赏 | 集报信息 - 顺藤斋 - 故纸阁 - 搜狐集报圈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6022413号-1  版权所有集报网  电话:13313235678  QQ:736166972  E-mail13313235678@163.com